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5}

前文戳这里~<1> <2> <3> <4>


      这场考试下午三点开始五点半结束,刚开考半个小时柳言午便觉着肚子有些难受,又坚持了十几分钟肚子却越来越不得劲儿,隐隐有了坠胀憋痛的尿意,小姑娘早就入了盆,现在产期将至更是三五不时就要诈唬亲爹,柳言午将手伸到有些紧涨的腹底轻轻安抚了几下这有些活泼的小家伙,在心里默默警告闺女可不要在这场合给爹出幺蛾子,倒也不再勉强自己坐着批卷,于是站起身来准备下讲台看看。

  

  东边儿靠后门最后那鬼眉溜眼的小兔崽子应该是压着打好的小抄在作弊,窸窸窣窣的小动作频出,隔三差五偷偷抬头看看周围看看讲台的样子搞笑极了,靠窗那个捣鼓着一个钢镚儿一会儿抛一回的小哥大概是在算命蒙题,而中间一个学霸姑娘却是早早就做完了卷子正趴在桌上打瞌睡。

  

  屋里很闷,而外面是个阴天,教室顶的大头风扇不停摇,那大开的窗户偶尔吹进来的却是灼人热风,柳言午忽然想起曾经和段鸣同桌的日子。

  

  他两个是初中同学前后桌,学校不咋的当初那个班倒不错,那家伙作业总写不完,吊儿郎当还笑的一脸灿烂,他也只好帮他做完,帮他模仿他爸的签名,然后一起勾肩搭背的罚站。

  

  段鸣曾借光后座姑娘所有的笔,也曾在操场边喊她的名字脱下外套扔进她怀里,妹子在课桌的边角处也刻下过他的名字,却不想段鸣那家伙就从来没将长奶的姑娘放在眼里过。毕业时妹子一脸羞涩,温温柔柔问段鸣能不能给她写一张同学录,那人大喇喇的应了却是懒得写,结果就是柳言午左右手开弓写了两份儿。他还记着当时姑娘笑的圆脸儿红彤,认认真真将那张纸夹在了同学录的第一页,也在他们的婚礼上拖着一起考上研究生的男朋友手,调侃着“怎么当年就没看出,你们两个死基佬早就有一腿了吧”。

  

  很多事还没想开,已经走了好远,很多人还没细看,却已各自离散。

  

  他们也曾在篮球场上为班级为少年意气与临班男生挥汗如雨争到面红脖子粗,也有喜欢他和段鸣的小姑娘会等在操场边,争着送水拿他们汗臭的球衣,也有过那样明朗无忧的年岁啊。

  

  无论如何,都是很开心的一段日子。

  

  念书的日子,真真儿是最好的日子,大家在学校笑着闹着,多数人仿佛都站在一条起跑线上。

  

  不为生计所困,不被世俗牵扰。

  

  柳言午笑着从后面溜达到那作弊的小伙儿背后,在考试结束前轻飘飘的没收了这家伙的纸条儿。垂头丧气的小崽子还以为这次要被记过了,坐立不安的捱到考试结束走完最后一个人也不敢上前跟老师搭话,嗫嚅着不知该如何措辞,柳言午却将那纸条儿扔进垃圾筐,弹了人一个脑瓜蹦儿:

  

  “还好今天没开监控,不过下不为例,你要中考也能抄上老师就不说啥了,但以同学你目前的水平,明显是不能,所以还是好好上课听讲下课复习吧!”

  

  那学生听了一叠声儿的“谢谢老师谢谢老师”,逃也似的垂头丧气出门儿去了。柳言午望着那不知哪个班的小少年,忽然很想顺顺那家伙头上翘起的呆毛,很像一个没本事还不爱省事的人呢。

  

  肚子还是有些不舒服,今天的假性倒像是有些动真格的了,不过小姑娘倒也比较给面子,没真让他生在讲台上。

  

  考试之前天就阴沉沉的,自立夏后这北方的小城里还没下过几场像样儿的雨,柳言午整理好卷子将窗户一扇扇关好才准备回办公室。他有些困乏,想着今天就早点回家接航航,明天是周六,他总觉着小姑娘好像迫不及待要出来了,如果真是这几天那倒也好,他可以将孩子安顿在托儿所几天然后多给上些钱,自己收拾好待产包去医院就行。生了也用不着住几天院,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出院了。

  

  轰隆隆几个雷伴着闪电后,这立夏来第一场大雨倾盆而泻,从不看天气预报的倒霉蛋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的伞前几天被隔壁办公桌的小陶老师借走了,那姑娘也是个缺心眼儿倒霉蛋,走在路上玩手机把高跟鞋后跟扭进了下水口的空隙里摔了粉碎性骨折,这几天正在医院躺着呢。

  

  翻箱倒柜也没找出一把备用伞的柳言午只好自认倒霉,本想着夏天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等等也许就停了,却从五点多等到了七点半,天越来越黑雨势却只大不小。

  

  本来中午也没吃什么的人简直饿的掏心挖肺,偏偏肚里这个又来捣乱,踢踢打打的频率竟是越来越规律,从六点多开始,好像就是每隔二十几分钟一次了。柳言午有些烦躁,看了看没剩几格电的手机,关了蜂窝数据穿上外套,决定冒雨走出学校然后打个车回家。

  

  学校里空荡荡的,因着期末考试已经结束,整个学校现在可能也只剩下门房关着门看焦点访谈的大爷大娘了。柳言午用一个文件夹护着脑袋急匆匆往楼下走,二三十级的外跨楼梯对于如今他这个身体状况来说着实不好受,可一楼的门都锁上了,他也只能淋着雨往下走。

  

  心急接儿子又生怕将丫头生在半路上的柳言午,此刻笨拙又慌张的样子简直像极了一只摇摇晃晃的胖鸭子,他的眼镜被雨打湿又起了雾,全靠感觉小心翼翼往下走,好几次都差点踩空。单薄的夏装此时已彻底湿透,雨水将衣物裹在身上凉凉黏黏的感觉简直难受,尤其是肚子里那个此时又被冷冷的雨线打的乱动了起来。

  

  他的小姑娘好像很不满,腹中又一阵急促绞坠让他险些一个踉跄跌倒在台阶上,还好手扶着楼梯,柳言午半弯着腰好不容易缓过这一阵来,急忙走了下去,不过却是一屁股跌坐在第二层台阶上。

  

  柳言午抱着肚子此时简直欲哭无泪,咬着牙忍痛骂了句他能想到最过分的脏话,这个节骨眼儿上,居然腿抽筋了。

  

  身下有些湿热黏腻,柳言午生过他家航哥自是知道这不是破水,但他此时却更怕了,这一个屁墩儿,也不知道他父女俩还能不能平平安安到医院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壁倒霉催的小柳终于要下崽子了啊hhhhhhhh

如果有人喜欢就让糕看到小手手啊QAQ

评论(5)
热度(13)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