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6}

前文戳这里<1>  <2>  <3>  <4>  <5>      


       柳言午不知自己是疼,还是被雨激的直打冷战,勉强揉了揉腿脚想站起来先去传达室找大爷帮忙,刚下台阶没几步却一脚打滑,滑倒在了国旗台前小操场的黑条瓷砖上。那些砖沾水后滑人的很,天很黑了,眼镜又被雨打湿的他根本没注意便踩了上去,柳言午一个踉跄堪堪护住肚子却是将脚崴了,半跪在地上动都不能动一下,他强撑着身子不想让自己跪坐在雨地里,这雨水着实是不干净,孩子和他要是感染了那更麻烦了。

  

  雨势不减反大,柳言午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给120打电话,甜美的女声打断他最后一点儿念想,占线了。

  

  而刚还停一阵儿来一阵儿的宫缩此刻也变得毫无规律,腹下绞坠之意更是一下都不停歇,他的小姑娘拳打脚踢的厉害,似是一秒都等不及那样,就要出来了。

  

  柳言午忍着痛翻遍了手机通讯录,却不知在这种关头打给谁合适。

  

  成年人的世界大多不过泛泛而交,此时此刻如此尴尬不堪的情形,他柳言午能麻烦谁来冒着大雨送自己去医院呢?

  

  真儿真儿是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老大?”

  

  “嗯••••••”

  

  柳言午抬头却看不清远处走来的两个人,听声音和对他称呼好像是他的学生,淋雨的狼狈和生理上的巨大痛楚让他看上去比平常憔悴虚弱,柳言午有些庆幸又难堪,庆幸是好歹有个人能帮帮他了,难堪则是怎么也想不到回是他的学生们。

  

  温周舟打伞牵着隔壁学霸妹子蒋玥的手从外跨楼梯往下走时就觉得雨地里跪着的那个人很奇怪,走近一看才发现是自班班主任。惊唤一声才见人护着肚子一脸痛苦,好像动都动不了的样子,又想到班主任如今肚子里揣着个小的,这怕是不小心摔着了?

  

  温周舟此时想伸手扶也不敢,不扶更不能,也是有些犹豫怕自己莽莽撞撞动了伤到他,想了想转头对妹子道:

  

  “小玥,你打伞在这儿守着老大顺便打个120,我去门房叫大爷过来!”

  

  那临班一副好学生样子的姑娘虽然惊慌可也利落,接过温周舟的伞蹲下身子护住已经浑身湿透,衣裳都黏在身上不知是雨还是冷汗的柳言午,小心翼翼安慰道:

  

  “老师,我这就打120,您撑着点!”

  

  柳言午捂着肚子痛到咬紧牙关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默默点头,被学生看到自己如此失态的模样实在丢脸,可事到如今不得不说他俩都算得上他的救命稻草了。

  

  本就有些抽筋的腿脚在越来越深的积水和急雨下此时变得又冰又凉,柳言午早上出门走的急,批了一上午卷子只在快中午的时候吃了半份盒饭。此时他连饿的感觉都变得很模糊,胃中阵阵烧灼反酸恶心的不适感让他狠狠抵着胃处揉压,加上腹下闹腾,整个儿人简直像是冰火两重天般,像是要被撕裂。

  

  那姑娘运气还算好,120接通后急忙说了位置和患者情况便收到回复说马上派车来接,那边温周舟好不容易拍开了有些耳背的门房大爷门,大爷跟出来一看柳言午这样也是一惊,急忙叫老伴儿出来,几个人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这临产的孕夫架回了屋。

  

  “呃•••大娘,真不用•••我还能忍住•••”

  

  柳言午难耐的抓紧了湿哒哒的裤子蜷在传达室门口的铁椅子上,再一次拒绝了门房大娘要他上他和老伴儿的床上躺会儿的建议,他连传达室的沙发都怕弄脏,人家睡觉的床他就更不可能上去躺着弄脏了。

  

  门房大娘给人冲了杯热糖水心里直嘀咕真是可怜,这眉清目秀的小伙儿可比她家儿子儿媳都懂事儿!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救护车却还没来。

  

  柳言午担心儿子,期间忍着痛给托儿所老师打电话说了情况又请他们照顾孩子几天,怕他家航哥害怕还特意跟小家伙嘱咐了几句,勉强在电话里笑着说“嗯••••••等爸爸回去•••航航就能看到小妹妹了”,段一航这明明才三四岁的小崽子虽然知道又有好几天不能见到爸爸时有些委屈,却还是懂事道;

  

  “嗯,航航等爸爸回来,帮爸爸保护小妹妹。”

  

  温周舟看了看表这都快十点了,他等的有些急也怕老大出个三长两短,又见人一阵儿比一阵儿眉头深锁和压抑不住的痛哼,正准备再给120打个电话问问怎么还不到的时候,手机却显示来电了。

  

  是他堂哥温衍。

  

  温周舟暗道不妙,想起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来。

  

  他居然忘了今天说好晚上家里人一起吃饭,本以为和小玥在学校里溜达溜达天台上坐一坐废不了多少工夫,结果这边儿一出事儿,他就忘得光光的了

  

  “小子你外面儿野疯了?爷爷刚还问你呢,考完试也不知道回家?”

  

  温周舟一叠声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诶呀,二哥你可得跟爷爷好好解释解释,我今天实在是有正事儿,柳老师在雨地里摔了一跤,好像要早产了,我正在门房陪他等救护车呢,”

  

  温衍闻言一愣,正准备骂弟弟扯谎不要带别人还说这么不着调的话,却听到柳言午压抑不住的痛哼,又想起方才市新闻频道紧急插播的那条新闻:

  

  “广大市民朋友,因短时强降雨雷暴天气全市路况大面积积水,交警部门已开启应急措施,尤其xx中学南北段几座桥下积水严重,困住大量私家车以及一辆救护车,如有经过还请绕行,若有被困市民,请拨打求助电话xxxx——1234567。”

  

  “你们学校那儿的桥下积水断了,水太深好多车都被困死了,刚才新闻还播有辆救护车被困在了桥底下,估计就是你们叫的那辆。你等着,我现在就开车绕路去。”

  

  温周舟看了眼门房大娘递过来的温度计有些着急,柳言午已经痛得意识模糊又断断续续发起了低烧,闻说这从来不爱管闲事的表哥要来接他们,便急忙道:

  

  “那堂哥你快来,柳老师好像开始发烧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好好看着你们老师!”

  

  温衍扯了件外套拿了车钥匙,取上伞下了地库。

  

  几年后温衍被将自己衬衫拿姑姑口红画到乱七八糟的闺女气的头疼大眼瞪小眼,又不舍得发飙的时候,也问过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干嘛要给人家做便宜爹!”

  

  可能,是哪个无聊仙女给安排的命运?

  

  诶嘿,他和阿午的宝贝闺女啊••••••daddy的衬衫很贵很难洗的啊!

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快完结了hhhhh,幸亏是个短篇,因为有点不知道后面该咋叨叨了

其实本来是没想攻二温衍出现的,因为人生现实向这种东西,哪怕是有那么一两个金手指,也不会扎堆儿出现的

就算柳言午的命里温衍这个人的的却却会有,但在这个节点,也很亲妈故事杰克苏了

喜欢就举起小手手让我看看啊~

或者比个小心心也好啊~

蟹蟹~


评论(5)
热度(17)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