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执离】生一窝吧{4}

前文戳这里!{1}   {2}  {3}


       天气仍是热,连向煦台外执明日日吩咐宫人去捉却根本也捉不完,每每又不知从哪儿蹦跶来的聒噪蝉鸣声,都隐隐带着丝有气无力。

  

  像是转着圈儿不停念叨:

  

  “热啊,热啊,想吃冰!”

  

  当然,这都是向煦台上那位自己杜撰出来的,蝉的心声。

  

  这些天人有些懒散,但经常没肉吃的日子,总归不会胖到哪里去的。

  

  慕容离端坐在案几前,总无甚表情的一张脸戳着碗底最后那颗冰过的杨梅,舀起来又放下,看了看还是决定一会儿再吃,虽说表情是没什么变化,内心却很是挣扎不舍。

  

  人将那可怜兮兮的碗推到案几另一边儿,和衣躺了下来,正是眼不见心不烦。

  

  此刻他整个人都平瘫在榻子上一直劝着自己要冷静,翻来覆去却还是热的燥,便伸出双手将自己薄衫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圈了个形状出来,戳了戳,小东西大概还不会动,热到昏昏欲睡的人胡思乱想着,这崽子会像执明多些还是自己多些。

  

  大约是像执明多些吧,父子两个都是坏东西!一个让他没肉吃,一个叫他没冰吃!

  

  啊,这是个没有冰吃的三伏!罪魁祸首就是他肚子里的小崽儿!

  

  因为那日花白胡子的老医丞对一众宫人和执明嘱咐:

  

  “侯爷的身子今时不同往日,吃食用度比以往更应小心注意着才是。”

  

  话毕,龙飞凤舞埋头苦写,直写了快半个时辰才递给小菊花一沓子纸,还吩咐一会儿再给膳房浣衣局送去两份。

  

  慕容离瞄了一眼,握了拳闭上眼心下简直悲愤,那纸上所书,实乃惨不忍睹!不能吃不能喝的也忒多!如今连他惯用的熏衣香也是不能用的了!不过有一句倒是说到他心坎儿上了:

  

  “侯爷再怎么着也该多吃些肉,要为肚里的小王子着想啊!”

  

  那医丞看了眼外间还未来得及撤下的晚膳,想起宫中关于这位仙君爷喝露水吃花的传闻,很为小王子未来的长势担忧。

  

  人抬眼盯着认真听医丞讲话的执明,听见没!听见没!叫我吃肉呢!

  

  执明皱眉,拍了拍慕容离的手,语重心长同人商量:

  

  “甄医丞所言极是,阿黎多少还是得吃些肉的,明日本王亲自吩咐膳房去做。”

  

  于是人连日来只有菌子豆腐青菜和奇怪汤水的膳桌上终于有了肉,只不过?!

  

  这清汤寡水都吃不出是肉的东西,确定是肉?

  

  还有那蒸蛋,为什么不放虾子也没有肉丁儿!

  

  想吃红烧的啊!狮子头!大肘子!酱板鸭!QAQ

  

  算了TAT,阿黎在他家小明忐忑的目光中,恨恨喝了口鱼片儿粥。

  

  执明心虚的将那碗滑溜水嫩的蒸蛋往慕容离眼前推了推,想了想又夹了一筷子菌子给人放到碗里,想要安抚一下他的阿黎被迫吃肉这痛苦心情。

  

  自那日被医丞诊出怀了身子,本不愿声张的人却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后宫不说,甚至连好些消息灵通的朝官都听说慕容侯爷怀上咱钧天第一位王子的消息了。

  

  前些日子朝上总是忙,忙完北边儿旱情又要操心南边儿修桥筑坝,一直没什么时间和慕容离腻在一块儿的执明很是烦闷,对着太傅几次三番提议要将慕容离立后的消息也是不置可否。

  

  甚至有好事者传出如今王上对那宣侯也不是特别爱重了,连小王子都有了还不肯给人个名分!

  

  执明却想着,他才舍不得将他的阿黎立后,这简直是侮辱他的阿黎!

  

  再怎么的,也该是王夫吖!

  

  也有零星传到慕容离耳朵里的,人连表情都没变一个,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做什么王后!这一点都不霸道!

  

  徒有个虚名,日子不还是要这么没肉没冰吃的过!

  

  再说了,他和执明俩,要不是他懒得动弹,还不知谁下这崽儿呢!

  

  慕容离靠在水榭的廊柱上剥着今晨刚送进宫的新鲜荔枝,眯眼瞅着池里的那几条呆头鱼鱼,随手抓了把鱼食儿扔下去,瞬间引来一圈儿争先恐后抢食的,那一池子鱼又配了池里荷叶和花,花花绿绿的看着就很是富贵。将它们寻来的是莫澜,非要养在向煦台下面儿的是执明,真是非常符合这俩人的趣味了。

  

  人又扔了一把下去,探出身子看了看,好像被新来的那两个小丫头喂的忒大忒肥了点儿。

  

  不知红烧金银鳞酱焖丹顶,或者清蒸那条看起来很纤细又说不出名儿来的,好不好吃?



  

  这日是执明口中难得的休沐,看着日日上朝前都要磨叽一番“哎呀,阿黎我头疼!”“哎呀,阿黎今天是不是休沐!”“诶呀,阿黎我发烧了!”的人那欢欣样儿,简直让慕容离都要信了这三日一休沐的日子,真真儿非常难熬的。

  

  前些日子人将休沐的日子定成这样,满朝文武俱是哗然。

  

  前朝最短的也得是五日呢,太傅说不听,执明也执意如此,把老人家气的念叨了半天祖宗规矩,结局却是执明一句“那啟昆倒是祖宗的嫡亲呢,也没守住他老人家的江山不是,祖宗规矩不也是人定的么,本王以后便是这三日一休沐的祖宗规矩缔造者了!”。

  

  简直给老头儿怼的哑口无言。

  

  老头儿哭丧着脸,直安慰自己,他家王上能给好好上个三日朝的话,歇一日其实也未尝不可。

  

  慕容离听执明说起当时太傅的神情时,正坐在廊子下的小桌旁拿签子吃桌上削好切薄的桃片西瓜和摘好的葡萄,入口清甜的时令瓜果让人心情甚好,人闻言实在没绷住露出个浅浅的笑来,心说执明这厮胡搅蛮缠的功夫当真厉害。

  

  那家伙却大咧咧拿起个桃儿啃了一口得意道:

  

  “阿黎笑了,我就知道阿黎也是同意的!”

  

  啊,最后一个,吃掉了!QAQ

  

  小明的阿黎,愤愤戳起盘子里最后一片儿桃,恋恋不舍的盯着执明手里的。

  



  

  既然是休沐,当然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的。

  

  慕容离这些日子不再贪睡,反倒是比执明起的早,那一撮儿紫毛儿的主人迷迷瞪瞪从床里爬起来撩开帐子的时候,慕容离都洗漱完吃过早膳了。

  

  “阿黎!不如我们今日出宫去看看?”



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


钧天第一仙君今天伐开心

因为执二狗吃掉了盘子里最后一个桃子!

慕容·吃汉黎表示,简直扎老心了好么TAT


敲黑板!糕の恋爱小课堂:

多年撩妹/汉经验告诉你们糕

盘子里就剩一个好吃的时候,当然要留给你的心上人鹅!

hhhhhhhh,下章高能预警,据说笑死了你们豆粑粑hhhhhh

喜欢我你就戳戳我~喜欢我就让我看到你们的小心心和小手手吖~


评论(19)
热度(189)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