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执离】纯情王八俏鹭鸶——系列段子

看这个名字就知道画风是一贯的!

丧病!hhhhhhh


(1)

  

  小王八的本名儿叫执明,他家天权那噶可有钱了,要啥有啥,就缺个王后了。

  

  执明今年二十,他是天权的国主,一只快乐的小王八。

  

  执明喜欢漂亮的,譬如雨后云霞,莫兔兔找来那通体无杂的血玉,比如,隔壁瑶光鹭鸶族的小王子慕容黎。

  

  这世上别的漂亮物件儿,他都想拿给他最好看的阿黎。

  

  他的阿黎可好看了,就是脾气好像不太好。

  

  有时在外头碰上,几句话把人惹恼就要将他整回原型翻个底儿掉,要么就是话都没有一句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不过阿黎也有特别温柔特别好的时候,眼里亮晶晶的给他讲他家瑶光那儿有片儿花圃,可好看了,来年花开一定带他去看。

  

  那花儿叫啥来着,哦,羽琼。

  

  他和阿黎定的娃娃亲,因为当年五岁的小明在湖边儿晒太阳碰上三岁的阿黎,一见倾心了。

  

  小话本子里都这么说。

  

  但这是一门小王八死缠烂打哭求母后,母后又死缠烂打哭求父王硬搞来的亲事。

  

  不过初识那日他的阿黎就给他一个下马威,也是他有些大意了,不小心现出本体的时候被阿黎伸手一推,轻而易举翻了个底儿掉。

  

  自打那之后,这便成了日常。

  

  明明他才是哥哥的呀!TAT

  

  (2)

  

  小明的真身是只小王八,他是天权的王上,执明国主每天都很乐呵。

  

  今日是他大婚,大赦天下举国欢庆的日子。

  

  王上与君后二人祭天归来,直接回了寝宫,结发,喝几杯。

  

  “阿黎•••”

  

  小王八有些醉了,坐在他心爱的美鹭鸶身边儿,扯了扯人衣角,笑的一脸羞赧。

  

  “哦?”

  

  双面绣了蛟的大红婚服衬着摇曳烛火,此刻的瑶光小王子美极了,面上还带了丝不常见的笑。

  

  “阿黎•••我我•••我听说•••啊呀•••那个可疼•••”

  

  红鹭鸶饶有兴致的看着此刻吞吞吐吐的小王八,被盯得耳根一红的执明干脆心一横眼一闭往床上一瘫:

  

  “阿黎,今夜你在上吧••••••”

  

  哦,原来小王八舍不得他的美鹭鸶疼啊。

  

  看了看,又看了看这笑的很蠢的小王八,鹭鸶黎忽然很想像幼时那样,将他按着弄回原型,再将这家伙翻个底儿掉。

  

  “啊,懒得动。”

  

  鹭鸶黎脱下婚服,褪下中衣露出大片雪白,赤足上床,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系着根绑了坠儿的精致红绳。

  

  那坠儿是个玉琢的小王八,打磨的有些糙,是现下躺平等肏的人十四那年,非学人隔壁红眼小兔兔给情郎大尾巴狼琢坠子,磨了整整一个月整出来的,给人的时候非说那是玄武,但咋看咋像个小眼眼提溜圆的王八。

  

  执明此刻小心翼翼,像个得了心心念念糖人儿的孩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于是,轻轻舔了一口。


       又舔了一口。

  

  “哎呀,阿黎是甜的!”

  

  “做不做!不做睡觉!狗啊?!舔什么!”

  

  慕容黎抖着身子还抖着手,照人脑袋就是一巴掌.



——————TBC—————


今天晚上只有这么一个废段子了,扎心

是生一窝里阿黎做的丧病梦衍生hhhhh,无脑丧病甜系列,动物向

以后再也不立奇奇怪怪的flag了嘤

顶锅哭跑走QAQ

评论(4)
热度(147)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