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戬杰】——窝底迪是个肥皂精(꒪Д꒪)ノ

一惯丧病的深夜段子_(:3」∠❀)_

戳先森一直觉着,他家瘫脸弟是肥皂精变得来着。
不然他实在找不出啥理由去解释,为啥白白净净一小伙儿,一说洗澡就仿佛自带屏蔽系统!
真的是,每天都在拿蛇命抗拒洗澡和沾水了。
现在,他麻辣小龙虾味儿的瘫脸弟,正瘫在豆袋上抠手机,脑门儿大写着“呆”( ・᷄ ・᷅ )
“我说,你去洗洗呗。”
“……”
第一轮惨遭无视,瘫脸弟悠悠起身,用湿巾慢条斯理擦刚吃完小龙虾的手。
“我说,你该洗洗了!”
“……嗯…”
第二轮败下阵来,戳先森拍了人脑袋一巴掌,额角立起三根黑线。
“我说!你今儿要是不洗澡就别进屋了!”
“哦……”
查杰掏了把小茶几上的混合干果,吃的嘎查嘎查响。
………………
第三轮,彻底被激怒的戳先森一口气将剩下的零食都吃光,怒:
“你难不成是块肥皂精!洗个澡会融化么!”
瘫脸弟抬头,惊悚的瞪着他脑洞大开的戳先森。
想了想,又想了想。
啊,就是懒啊。
懒的插热水器,懒的打沐浴液,懒的吹头发擦身子!
而且洗头好累,洗发水好贵!
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么,充分不!(≖‿≖)✧
于是呆脸弟脑内组织了半天,说了句:
“朱卷,我想喝红豆布丁奶茶了。”

现在报时,凌晨两点又十五分。
戳先森与他家瘫脸弟浴室pǔ lèi才结束,这一澡洗的,历时三小时十五分。
“嗡…嗡…嗡…”
洗过澡后白白软软的人乖乖坐在面池台上低着头,由着戳先森给他吹头发。
“早说呀,以后一起洗!”
男人站在人面前,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轻轻撩拨人有些长了的短发。
“……困”
抱我回屋睡觉!
呆脸眯眼晃晃悠悠,避开戳先森的手伸臂挂在人身上,沾了水的光腿缠上同样只穿了小裤裤的人。
洗澡什么的,果然是个体力活!


评论(17)
热度(173)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