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戬杰】葛格在的吖

*人世很长,我想你总会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你吃胖点。


      歪,崽子,干嘛呢?

  

  举了手机的人对着摄像头扯出个夸张的笑来,伸手轻轻碰了碰屏幕上那家伙。

  

  视频通话嘟嘟了好长时间,接通突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打了很久的腹稿在嘴边,却怎么都出不了口。

  

  怕他看到自己此刻慌乱的样子,急急忙忙换成了语音。

  

  嗯•••该吃饭了。

  

  那边人此刻有点蔫蔫的,没看手机,低头拧开一瓶矿泉水,嘴巴看上去干干的。

  

  哦,快去吃,吃好的,葛格再给你发二百加顿夜宵!

  

  磕磕绊绊说了这么句,却看到人隐隐能描出硬骨头的下颌线。

  

  不到半年,本就不胖的男孩子瘦的都有点可怜了。

  

  忽然想起去年夏天,也是这个时候,他们一群人的日子。

  

  大家也都有各自的路要走了。

  

  他的崽子好像没怎变,闷闷呆呆的往那儿一坐,没人主动搭讪就能跟手机做一天伴的小伙子。

  

  不过那时人“冷漠脸”上偶尔也会露出个莫名其实的笑来,鹅鹅鹅的笑着喊“朱卷快看这个!”,总是刷微博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不爱洗澡,被他逼着洗上一回还大爷赏你脸的样子,眯着眼被他用吹风机吹头发的时候,却舒服的小猫舔了爪子伸懒腰似的。

  

  但他的崽子,怎么可能没变呢,演技越来越棒了,直播也会慢吞吞的找话题了,甚至还会主动撩小姑娘讲笑话了。

  

  他却幼稚的希望他永远不要变。

  

  还是那个想方设法逃避直播假装掉线,结果被自己的浮夸演技逗笑然后露馅儿的小软呆。

  

  是他喜欢他的原因,和好些素昧平生却一颗亲妈心喜欢着他崽子妹子们的初心啊。


  

  突然有些冲动想跟人说咱不跑这劳什子路演了,话到嘴边却咽下。

  

  怎么可以呢,人这种动物,心里一旦有了想要的和放不下的,就总要竭尽所能去争一下的。


    就算是懒得去争夺什么,该自己的,怎能拱手。

  

  在他们都还没有能力与一些坏东西硬碰硬之前,哪怕受人白眼非议,暂时磕磕绊绊,也还是坚持着走了。

  

  比他小好多的一个崽子,早些时候还会紧张怯场,可能至今还不很懂人心险恶的崽子。

  

  他很早就开始心疼着急了,其实人也完全可以不用过的这么辛苦。

  

  他却也没有任何办法,除了选择站在他身边。


  

  他想了想,又打开视频嬉皮笑脸:

  

  那先挂了嗷,快去吃饭,赶完通告快快回家,无聊了给葛格打电话!

  

  嗯嗯好啊,想我妈了,回去要吃顿好的!

  

  人抽出盒夹心饼干,就着凉水吭吭啃,说起回家说起吃好的,忽然开心笑起来。


       你知道的,我们都要努力,要难为自己。

       我们暂时生活在阴沟里,可你知道的,总有一天会过去的。  

  你也知道的,葛格和那些心地善良柔软细腻的姑娘们,一直在的。


——————————END——————————

       人世很长,我想你总会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我想你不偏颇矛盾,不低微脆弱,你一定会推敲对错,你却不会变成盲目仇恨或索取之人。

       我想你在凡俗往来中,牵住对的人,遇到好的事。

       红遍大江南北也好,开个馆子养俩小崽儿也好。

       这无关任何,只要你愿意你选择。

       我都为你开心。

       要幸福吖。

       




评论(6)
热度(125)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