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戬杰】十年——伪现实婚后向

*手机码下这些字的时候,真希望明天就是这一天
 加油吖,我爱的小郎君们🌸



这是他们悄摸打了对儿婚戒,又搞定彼此家人终于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

曾被笑称瘫脸弟的人在这一年的末尾拿奖拿到手软,成了名副其实的影帝。

他从不是贪心的人,做自己该做的事慢慢学会不愧心不负俗,而时间也终给了他回报。铺天盖地的年末大咖盘点和地铁的广告屏上,都是不知何时长成了大人模样的他。

会贴心叮嘱粉丝不要追车,在片场自掏腰包给大家买零食奶茶,大型活动和颁奖典礼上,也会说大段流利的致谢和客套话了。

在自家男人面前,却还是那个洗澡要请,开饭要叫,睡觉得讲故事,顿顿要有肉吃,三五不时喝多椰汁得葛格扛回家的小少爷。

什么七年之痒,不存在的。


他们早已不是素人出道时被东家可劲儿锉磨的小透明,机场接机的小姑娘们也换了一波儿又一波儿。

刚入圈时有个混了些日子的哥跟他们扯闲篇儿的时候忽然说:
“追星这样的事儿本质上就是嫖,小姑娘们花钱买咱,完事儿人老珠黄啥的,爬墙啥的,天天有的事,别太认真。”

朱戬当时张了张嘴想反驳却觉着自己也没资格,回头看低头玩手机那家伙,压根儿把人家话当屁放了。

直到今天。

早上在机场咖啡店遇到个抱崽崽的妈妈来跟他搭讪,虽为人母笑容却依旧羞涩腼腆,像个头回和心上人约会的小姑娘:
“那天突然在站子上看到居然和你一班机,就想着早点来碰碰运气。”
想想又补了句:
“哥,我喜欢了你十年了呀。”
做鸡屎也十年了呀。

啊,那不还是他俩刚出道正迷茫的日子么。

他戳了戳妹子怀中睡的香甜正吧嗒嘴的胖崽,小家伙脸蛋子鼓的像个小肉丸,又想了想从随身包里掏出把牛轧糖塞进崽崽的小兜兜里:
“我做的,他不能吃的话,就给你吃。”
妹子愣了愣,举起儿子小爪很是欢喜:
“快说谢谢大爸吖。”
小小的崽子吃着另一只手手有点懵,为什么我会有三个粑粑呢?

粉丝和艺人之间,怎么就没有长久的陪伴了呢。

他忽然想起自己写了多年的【三更时分柳树前】,他决定把这次的相遇写做卷首故事,放在即将出版的集子里。

承蒙关照啊,那些来来往往的,和来了便没再走的妹子们。


回了B市的时候,已是晚上六点多。

外面下起一点雪,天慢慢黑下来,装饰着花花绿绿彩灯的树下有对儿吵吵闹闹的小情侣牵着条二哈路过。
快要圣诞节了吧。
今年要给崽子准备个什么礼物呢。

不如度个假,找个有趣儿地方吃点好的,完事儿回酒店,把之前买那盒不同味儿不同感的TT都试一遍。

坐在保姆车上往颁奖典礼现场赶的人无缘无故打了个冷颤,怀疑自己要感冒了。


正想着晚上叫几个兄弟来给崽子庆功,却瞥见电视上人代言的广告,刚想给他发消息嘲笑新发型还不如屁股头好看,手机先提示了消息:
“等我庆功宴完了叫上几个兄弟,去咱店里撸串儿呗”

朱卷做的牛轧糖,甜甜的咋这么好吃!
刚上好妆的人吃了块糖,捧个儿童保温杯喝着姜茶给男人发消息。
那头回的超快,就俩字儿加一感叹号:
“废话!”

这次的颁奖礼不是一般漫长,终于轮到最佳男主角时,他都快偷吃完所有糖。
这是个大奖,本想着提名就很好,这次陪跑来年再战的人突然听到自己名字时,激动到差点儿同手同脚就上去。

人一身笔挺的高定看上去倍儿精神,精致的袖扣是男人亲自给他挑的,握住奖杯靠近话筒时,忽然就不紧张了。

“首先,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的支持……”

一番客套话后正有些辞穷的人,忽然想起刚出道时那人捧着他脸揉捏:
“崽,等你做了影帝,苟富贵莫相忘啊崽!”

于是他低头偷亲了下无名指上刻着那人名字的戒指:
“最后,谢谢我老婆,他不但是个有趣儿的人,而且还是个好厨子!”

啪唧。
戳老板手上刚完工的大肉串掉到桌子上。
老赵大笑拍着桌,熊老师一脸鄙夷,彭彭一语道破天机:
“哥,你咋成小仙女老婆了?”
大峰最不给面子,蛤蛤蛤盒盒盒的硬是笑出好几个调子,完事儿众人还一顿起哄。
戳老板擦擦手,事已至此没啥可说的了。
遂淡定转了转戒指。
等着吧无法无天的崽子,回来吃饱再跟你算帐!

隐婚的他和他,终于在第十年的这一天被大众隐隐做实。
努力的他和他,终于在时光徐行中得到付出应有的回报。
三更时分柳树前,朱先森,等你出书吖。
鲜衣怒马少年郎,查底迪,那天一定来。

——————————END———————————

有人要对仙女表白给心举手么!
熬夜修仙有人要说爱我么!(づ◡ど)

评论(17)
热度(234)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