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刺客全员向】钧·天·艳·情·史{1}

你也可以,叫它———【钧天避火图】
我猜它会是个停车场蛤蛤蛤,古风多。
本仙女不开rps车车哒。
有丧病AU,有ooc,也有接原剧画风。
儿童车,学步车,滑板儿车,自行车,马车,独轮儿车,小三轮儿,拖拉机,灵车⁄(⁄ ⁄ ⁄ω⁄ ⁄ ⁄)⁄
考研狗没时间写正剧,只能搏君一笑辣蛤蛤蛤蛤蛤
持续更新,今儿先开辆执离ooc的,慢慢来慢慢来鹅鹅鹅鹅

【水到渠成是爱——执离篇】
它还有个别名儿是【两个小处男のXO探索之路】?


从前有个昱照山,山脚有家大镖局。
玄武镖局当家的姓执,膝下仅一子,名“明”。
此心光明,心如明镜儿的“明”。
 
执明最近很烦恼。

因为他的小媳夫好像是个傻的。
 
说起自己新婚半年的小媳夫,执少爷那是非常爱重在意的。

少夫姓慕容,单名一个黎,家中开全瑶城最大的酒楼,还有糕点铺子大酒坊。
慕容老爷是儒商,大少爷慕容衿继了家业,便对这老来的小儿子宠爱万分,从不强求于他,只道阿黎觉着什么开心做什么就好。
慕容黎也确不负众人,千娇百宠开开心心长大了,最难得是生在商贾之家还无半点烟火气。

可自一年前被自家大哥所托,由执家少主护着去看舅爷的人走了趟西南,往前十七年平静的日子就被打破了。


打破了!


路上发生了什么暂且不提,那本是走趟人身镖钱人两讫的执大少,回来居然就开启了死皮赖脸讨媳夫模式!
镖也不走了,见天儿就往瑶城跑,住在慕容家的酒楼,时时刻刻找机会跟小少爷喝酒赏花看月亮。
也是非常懂套路了,可往往都是俩人要一桌好菜,吃吃吃喝喝喝鹅鹅鹅。
满厢房都是慕容小少爷的笑声,只因对面人给他讲了个冷到不能更冷的笑话。

于是半年后的一个黄道吉日,宜嫁娶,宜造人。


慕容老爷挥泪聘儿子。

十里红妆算个噗噗,执大少就差怂恿老父亲将所有身家都给岳丈大人送去了。
还是大舅哥终于看不下去,给提了句醒儿:
“悠着点留着点儿,我们阿黎既能吃又败家。”

后面儿那句大舅哥没好意思说,弟夫啊,你那钱还是省省养我弟弟吧。

 
慕容黎性格明朗脸上藏不住事儿,一点开心小事便会笑个不停,自进了执家门儿被这一家子惯的更是无拘无束,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的,可好看了。
执明也最爱看他的阿黎笑,笑的他心里贼软和,就想着掏心窝子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
娘亲说这就是喜欢了。
要讨回家做媳夫的那种喜欢。
 
可执明最近却有些怕人笑了。
因为阿黎总在他们做那啥啥事儿的时候笑,突然笑!
毫无预警的那种!
这他就有点儿尴尬了。
 
这日用过晚饭,执明走在回房路上握紧拳拳暗自决定!
好的!今夜是该重振夫纲了!
再笑他就要打他屁股了!
 
于是此刻片缕不着的小阿黎躺在床上,玩着自家相公的头发。
执明捧了人脸,认认真真嘬一口:
“阿黎!我们来造小人儿吧!”
造个小阿黎或是小小明!
慕容黎有些羞赧,伸手戳戳执明腰:
“好啊。”
执明俯下身子吹人耳垂,轻舔一下。

万万没想到······

“鹅鹅鹅鹅鹅鹅你别···好痒吖!”
人却一点儿都不像执明在【钧天避火图】里看到的小夫郎那般,咋说的来着,红了脸,软了身子?
那书…那书简直不能提…
配的那些绣图都可羞羞了!
为了能学点本事,他可是硬着头皮看的好么!

是他不行,还是他不行?!
又或者……难不成是给那写本子的骗了?!

有点恼火的人扳正身下人笑到抽搐的小脸儿:
“阿黎!你看着我!有那么好笑么!”
“鹅鹅鹅鹅鹅鹅鹅,痒痒鹅……你别气嘛……”
慕容黎憋笑失败,眼睛眯成两弯小月牙儿,努力装出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想要逃过此刻夫君的怒视。

执明一拍巴掌拍人屁股上,决定来点儿狠的:
“老实点儿!”
慕容黎一缩身子,抖了抖:
“你打我!”
嘴一撇,还没等眼里聚起水花儿呢,执明顺着人身子往下点,胡乱亲着他眼睛鼻子软软的脸:
“咋舍得呢。”

到底是年轻,俩人在床上胡乱折腾了半天,倒也都硬了起来。
慕容黎怯怯拉了拉人头发:
“你那……那太大了……”
疼……
人想了想没说,一副即将英勇就义的样子。

执明愣了愣,想起避火图里的一段话:
夫夫敦伦,是情到深处,水到渠成的事情。
翻了个身,躺在人身边。

“不……不造小人儿了么?”
慕容黎愣了半晌,戳戳身侧人。

他那处紧窄得很,自小怕痛的人每每与执明欢好后总要有那么半天腰困酸胀,执明疼他,总顺着他意思来,这半年真正同房的次数加上洞房也就两只手能数的清的数儿。
倒不是不得趣儿的,只他有些怕,执明从不逼他,他也就心安理得的躲。

可执明大概真的很难受吧,他也想跟执明生个崽崽啊,于是人用脚轻轻碰了碰努力平息小小明的执明:
“做嘛,做嘛,我我……想要……”
慕容黎努力的回想过去看过的那些羞羞的话本子,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执明扭头看了人一眼,心软成块发面。
揉揉人脑袋:
“今天睡吧。”
我知道你疼。

慕容黎皱眉,软软哼唧:
“多涂点儿油膏,来嘛。”

执明脑子乱哄哄,重新覆住人,轻轻捏人臀上软肉,又落下个绵甜深长的吻:
“来,看着夫君,不许笑。”
慕容黎睁大眼,认认真真盯住人看:
“我也想与你生个崽崽。”

人低头轻吻轻颤的小小黎,轻压慢捻着那朵小小的后庭花。
待人终于放松,又加了手指缓缓推进,虽恨不能将人融入骨血狠狠疼爱。
可他始终记得。
他的阿黎,是用来宠的。

是油膏润指,极尽温柔。

身子与身子,终于紧紧契合。

骤雨初歇,慕容黎窝在人臂弯睡的迷糊:
“明天……也继续造崽崽吧?”
执明亲亲人鬓发:
“好啊。”

灵肉结合是爱,水到渠成再去做❤️


——————TBC———————

一发🚲
感觉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嘤,慢慢来吧

评论(31)
热度(196)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