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刺客全员向】钧·天·艳·情·史{2}

*还没到办卡年龄的妹坨们,听姐一句劝,别点了
不会画画是硬伤,好想搞套【钧天避火图】
今天也是开着咱的小破车愉快上线的一天~
还发执离车,给喵太哒小礼物~
特别鸣谢我豆提供的炸萌梗hhh~
大家想看什么车车也可以说啊~间歇性抽取幸运观众点车鹅鹅鹅(ฅωฅ*)
前车戳这里!(手机发文没法放链接,明天起来补上)
{1}水到渠成是爱——执离篇

【爱他!就蒙他眼睛!骑了他!】

老话儿说,伤筋动骨一百天。
天权王上摔折右腿躺了半个月了。
要说执明这人,也是很倒霉了。

初一那日祭完祖,右脚刚下礼台第一阶,左脚却踩到块儿香蕉皮,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骨碌下去了。
堂堂天权王上,二十啷当岁英俊又潇洒的小伙子,抱着腿蜷在地上,灰头土脸,呲牙咧嘴,可怜坏了。

年前才与人成婚的王后慕容黎大惊失色,小跑下去抱住摔的憋了一汪泪,正倒吸凉气的王上左看右看:
还好,还知道护着脸。
让你方才趁人不注意偷吃香蕉还乱扔皮!还怂恿本仙君吃!

执明躺在人怀里,声音都痛变了个调儿,却还是挣扎坐起身拍人肩:
“阿黎……莫要担忧……本王还好…”
阿黎担心本王了!阿黎焦急的眼神真是太扎本王心窝子了!
男子汉大丈夫!怎可让心上人担忧!
执明抖抖抖,忍痛如是想。

“别乱动!等医丞来!”
慕容黎背对众臣拍了人脑袋一巴掌,暗骂人蠢。

以太傅为首的众大臣见状纷纷抹泪儿:
咱王上与王后。
那当真是鹣鲽情深,鸳鸳交颈的良缘!


可此刻执明扔了他的破拐,放弃起身去隔壁书房找慕容黎的念头,丧丧瘫回有人香香味道的蓬松被褥上把脸埋进去蹭。
他也知道人忙,忙那些多数本应属于他的政务。
哼唧,哼唧。
可天都这么黑了,阿黎也不回来!
铁打的人都是要吃饭睡觉的呀!

大过年的还这么多破事!
本王需要阿黎!需要阿黎的安慰!
执明躺在床上,对着帐顶发脾气。
大写的生无可恋。

慕容黎终于想起该回去的时候,灯花都剪过两遍了。
他才想起这日是上元节,执明摔伤后便耍赖,折子是一张都不想看,他这些日子也是被太傅念叨烦了,没办法就替人去看。
竟忘了都十五了。
又吩咐膳房做了些宵夜,烫了壶酒才回去。


执明刚沐浴完,头发半干半湿的,正捧着本儿小书看的津津有味。
“看什么呢?”
看得入神压根儿没发现人回来的执明一惊,迅速将手上的书塞进床头多宝格里,笑嘻嘻:
“阿黎你回来了!”

慕容黎隐约瞟见避火图仨字儿,忽然起了个心思。
执明虽为夫,又是一国王上,可对他,却总是无条件谦让爱重的。
那今日………

“今日是上元节,可愿与我喝几杯?”
“好啊,好啊!”

酒过三巡,慕容黎忽然开口:
“王上,我们俩好久没有……”

坐在床上的执明一愣,想了想大约是方才被人看见了那书,委屈瞅眼自己右腿,又结结巴巴:
“本王…哎呀…我…我没…”


那都是莫澜不知从哪儿搞来的奇怪小书啊!
阿黎我以后不看了还不行嘛!

慕容黎轻笑,不知从哪儿扯过条红绸缠在手中。
执明如今腿不方便,半靠在床上不明意的盯着烛火摇曳下美的有些不真切的慕容黎。
忽然脸红心跳,想伸手去摸摸人,又怕人生气,便道:
“阿黎真美!……”

慕容黎却不等人说完话,倾身伸手,将那红绸自人眼前绕过绑在脑后,略略带了酒气的灼热呼吸轻轻喷在人侧脸。
脸挨着脸,还轻轻蹭了蹭。
看避火图都没什么反应的人,此刻突然燥灼起来。
心如擂鼓。

“阿黎……”
执明一惊,透过眼前隐约红雾感受到人脱了衣裳,旋即又来解他的。
“嘘…”
慕容黎小声喃喃,温热紧实的身子覆上身下人微微颤抖的胸膛。
手下也不老实起来。

阿黎这是?!
执明脑中瞬间闪过无数种可能,最后都指向一个!
难不成!阿黎这是想在上面一次?!

想到自己前廿多年都没人动过的处男地马上要被采走,小明就瑟瑟发抖!
可如果阿黎真的想!
那么他愿意!

人虽这样想,声儿却带了颤音:
“阿黎……我…你……你…”

“你什么你,老实点儿!”
坏心眼儿的扭把人胸前小豆,窸窸窣窣取了油膏涂在手上,也是头回这样做的人也羞红了脸。
期间瞄了眼抽屉里那被人慌张藏起的书,果然不是什么好书!


【钧天避火图】是什么东西!
噫!看上去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看的书!

慕容黎复又俯身,指尖轻扫过好久没打招呼的小小明,还不忘亲了亲执小球和执二蛋。
执明忽的绷紧了身子哼出声,此刻他那话儿属实肿胀难耐,随即狠了狠心一副上断头台的模样:
“阿黎!你……你来吧…你轻点儿……”
慕容黎一愣,还未说话人却又絮叨:
“多弄点儿……弄点儿油膏…”

“噗……”
忍不住笑出声的人忽然伸手戳向执明后处,从未被人碰过的地方此时敏感瑟缩的紧,慕容黎只是在口上轻轻戳了戳,执明便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阿黎……阿黎你行行好…给个痛快…”

人却不听,不知又在做些什么,忽然小小明一热,执明惊呼:
“唔嗯……阿黎!”
暖软的紧缓缓包裹住空虚寂寞冷了不知多久的小小明,执明强忍住想将人狠狠按下的冲动,一把扯下那红绸。

竟是阿黎主动用了如此!如此!
此情此景,此心又胀又满。
甜的软的,热滚滚的。

慕容黎憋了一脸细汗坐在人身上适应着,还要小心不碰到他伤了的腿,恼哼哼“呼”的吹了下蜡:
“看什么看!”
那光却一个晃,又悠悠亮起来。

“看我的阿黎嗯!真美!”

哎呀,本仙君不要做人的么!
死相!
是一把捂住人嘴,自己却先红成个熟果子的。
仙君黎吖。


红绸遮目,烛火摇曳。
这是一个人世间,很好的上元节。

——————TBC———————

今天你们仙女糕的老父亲吃完午饭问她:
“崽,你造立秋吃啥啵?”

糕咕嘟着苹果汁一脸懵:
“咕噜噜···咕噜噜···昂?”

老父亲:
“立秋就是要贴秋膘,炖大肉啊!”

糕:
“咕噜噜···哦···嗯?!(✪ω✪)!”

于是!迟来的立秋快乐吖!❤️

评论(25)
热度(171)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