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知乎体】你所见过的最可爱的情侣是怎样相处的?

烦人_(:3」∠❀)_看的心里酸酸胀胀的
倒是干过你们豆爹嘴里失恋买醉的事
希望大家都遇到一个正正好好的人儿
就像豆写的葛格和底迪这样(๑•́₃•̀๑)

豆爸爸:

*是小老板朋友的衍生啦~






  


  


  匿名用户


  


  1314人赞同了该回答


  


  在某著名旅游景区和朋友开了家小酒吧。


  


  每天看着青年男女坐在吧台前撩骚,认识不到一小时就勾肩搭背地去找酒店,看着专程来此分手的文艺青年叫了十二杯深水买醉,喝着喝着哭了笑了的,像我们这种资深单身狗基本都已经能淡然地拈花一笑,你们爱咋咋,我们单身我们清香啊。


  


  一直非常超脱,从未被虐狗,直到对面的店面盘出去了,叮叮当当开始翻修。






  


  当天晚上,店里来了俩小伙儿。


  


  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儿,长得挺帅,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就是笑的时候眼角有纹路了。另一个约莫还是个大学生的岁数,还是个小孩儿,当时已经入秋了,穿着个白t恤外面罩着件红格子衬衫,看着软乎乎的,属于白净秀气那挂的,脖子上偏偏不伦不类地挂着个颈枕,绿的,好像是个小鳄鱼,特别逗。


  


  俩人都打扮得挺随意的,年纪大一点儿那个大兄弟手里拎了点儿东西,过来招呼说是要在对面开民宿,笑眯眯地说以后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估计是看见咱们这儿是俩大姑娘开的店,送了俩纪梵希的香水礼盒,还给店里的丫头小子带了几盒凤梨酥蛋黄酥。


  


  他家那个好看的小弟弟就蔫巴巴地在旁边站着,一脸不想说话,看得我姬友这个盐系男死忠爱好者简直心花怒放,说来来来,来了就大家一起喝一杯再走啊。


  


  大兄弟就笑,指指他家小弟弟说,未成年,不让他喝酒。


  


  始终神游的小弟弟总算听见了这句,回过头凶巴巴地说谁未成年啊!你才未成年!


  


  长得一脸高冷,配上那个口音真的是绝了。


  


  咱们那调酒小哥正在喝水,也暗戳戳地盯着他俩八卦,听见小弟弟一开口,当场就喷了。


  


  (评论区你们想象力要不要这么丰富,小龙女的脸麦兜的声音...你知道得太多了鹅鹅鹅鹅鹅鹅......


  


  然后那个大兄弟就捯饬捯饬他家小弟弟蓬蓬松松的头发,举手投降说我错了我错了。


  


  我姬友让人开了瓶威士忌他还是悄咪咪地做了个口型说少倒点,少——倒。


  


  姬友会意,多加了几块冰,把小弟弟的那个杯子补满了,看着他豪迈地碰杯,雄赳赳气昂昂地干了,忽然莫名地嗨了起来,开心地说再来再来,就是喝呀!


  


  大兄弟说,人家小姐姐要开门营业啦!走啦走啦!


  


  小弟弟还哼哼唧唧地不高兴。


  


  最后是对门的大兄弟把他给拖走的,我们店里好几口子人齐齐笑倒在柜台上。


  


  太逗了。


  


  这就是我们和他们俩的第一次会晤。


  






  姬友多年前是个湾仔码头,两任前男友都莫名其妙地跟她分手后出了柜,她用深邃的过来人的眼神告诉店里的妹子们,人家俩是两口子,都别惦记啊,惦记了分分钟失恋。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架不住这俩小哥儿长得帅啊。


  


  妹子们还是春心萌动地得空就往对面跑。


  


  八卦之心谁都有啊。


  


  我也有。


  


  街上开店的基本都是些小年轻,互相串门,关照关照生意也都是正常的。咱们开酒吧的都是昼伏夜出,开店的时候通常都比较晚,有时候白天我睡起了也会去斜对面开咖啡陶艺教室的那家玩玩泥巴,或者去左边的奶茶店去买个奶茶。


  


  有一天,忽然就心血来潮了想串门,出门的时候还早,刚下午两点多。


  


  天有点凉了,我就去隔壁买了个热的香芋牛奶,香香甜甜的,喝得挺爽,忽然想起来对门说话带着小奶音肤色也奶白奶白的小弟弟,心血来潮了就又买了几杯,提溜着去串个门。


  


  过去的时候民宿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重新贴了复古式墙砖,前厅和公共区域整体是偏工业风格,有玻璃幕墙,院中的大树葡萄藤还有砖石间的青苔都没有动,设计得真的很出色。


  


  公共空间还在粉刷中,不同于客房都是找了工人来做,这部分空间是他们自己在搞,


  


  我去的时候窗子都大敞着散油漆味,地上铺着报纸,小弟弟穿着驼色粗针织花毛衣卷着衣袖,大兄弟穿着烟灰色的同款,两个人头上都戴着报纸折的帽子,站在小板凳上也不老实,没有一丝一毫的疲倦之色,开开心心地边闹边刷。


  


  大兄弟说快看我画的坨坨!


  


  小弟弟说反正一会儿都给你盖上!


  


  在院子里修管路砌小喷泉的大姐见我看着他们俩忍不住笑,也笑了,说现在这些小年轻啊,刷墙跟闹着玩似的,交给我们一天就给刷出来了,他俩这都快刷一个礼拜了。


  


  我来了,打了个招呼,他俩就收工,大兄弟招呼我,去刚刚收拾好的小厨房拿着一盘刚刚切好的蜜瓜给我说这个给你,你吃,甜的。小弟弟就摊在布艺沙发上叼着吸管喝牛奶,喝得咕咚咕咚的,喝到一半儿停下来,打了个响亮的奶嗝。


  


  大兄弟给萌得不行,逗小猫一样地去掐他的颈皮,说好喝吗?


  


  小弟弟严肃地又喝了一口,咂巴咂巴,说还行,太甜了,下回要半糖的。


  


  我一个没绷住,噗嗤笑了。


  


  大兄弟见我不介意,也笑了,跑去拿来一张地图,用哄小朋友的语气问小弟弟说,这次给打几星?


  


  小弟弟掐着小下巴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说给三星,中规中矩。


  


  大兄弟就用水性笔在景区卖的手绘地图底下花了三颗星。


  


  我问,这是啥呀,大兄弟说,他们要评一个景区的美食红黑榜。


  


  小弟弟真诚地说,对的!都是为了以后方便顾客呀!






  


  于是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只要我出门,基本就能看到他们两个在街上晃。


  


  有时候挺凉的雨天打着伞,捧着一盒绵绵冰,举着一根甜筒你一口我一口吃的开心;有时候秋老虎又反攻了,在毒太阳底下吃热气腾腾的一份酸辣粉,吃锅巴土豆,跟俩小叫花子似的蹲在路边,两个挺俊的小伙子吃得满嘴油光。


  


  装修加上布置软饰别的店速战速决很快就能搞定营业,他们这么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地收拾,足足弄了两个多月,直到旅游淡季了才开始营业。


  


  也不着急,也不心疼这寸土寸金的地皮。


  


  开店的时候他俩没怎么宣传,一开始也没什么生意。


  


  有时候路过了去看一眼,两个人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做模型,大兄弟有时候还摆起阵仗练毛笔字,小弟弟忽然迷上了一档国外的创意栏目,就在院子里拿纸牌搭房子。


  


  我问,你也不拿什么把纸牌粘上,风一吹不就倒了吗?


  


  小弟弟安之若素,又搭上了一张牌,说倒就倒呗。


  


  蹲在一边陪他玩的大兄弟笑得非常爽朗,理所当然道,倒了再搭,搭了再倒。


  


  然后他们突然就鹅鹅鹅鹅鹅鹅地笑了起来,笑声太有感染力,我也跟着露出了一脸莫名其妙的傻笑,纸牌倒了一地,于是他们笑得更开心,小弟弟的小板凳愣是被他给坐翻了,


  


  那个场景真的非常可爱,我深恨自己表达能力的匮乏,描述不出它的十分之一。


  






  过年前后应该正是旺季。


  


  大兄弟和小弟弟任性地闭店了。


  


  大门前挂着标牌说,老板们回老家抠脚去啦,不一定哪天回,祝您鸡年大吉吧!


  


  标牌上画着两个人挤眉弄眼的卡通形象,端着水饺去拜访的姬友把标牌偷回来给我们看,今年不回去的四五个有点小忧郁的妹子们又鹅鹅鹅鹅鹅鹅地给逗得笑到抽风。


  


  今年是啥年来着?好像不是鸡年,不过这个不重要了。






  


  年后他们回来开张。


  


  还带回来了一只两个巴掌大的小金毛崽子,还有一只一个巴掌大的胖乎乎的小橘猫。


  


  生意好了很多,他们在公共区域置起了几个大的零食筐,里面塞着各种坚果、糖果和薯片,是请大家吃的,他们开始时不时地晚上搞沙龙,组局和客人一起玩狼人杀,或者打游戏。


  


  我上一次去他们的旅社玩的时候,大兄弟正在抱着那只胖乎乎的小猫崽说我是你的谁呀,我是你粑拔,小弟弟坐在地毯上给一脸陶醉的金毛崽子挠肚皮,听着它哼哼唧唧地撒娇,转过头看着大兄弟,转回来看看四脚朝天的金毛,嫌弃又带着迷之温柔地说,丑狗。


  


  也不知道在说谁,反正又感觉被莫名地糊了满嘴狗粮,甜味的,有被可爱到。


  






  我想他们就是我能想象到的,两个人相爱时最可爱的模样了。


  


  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地相爱,随意舒心地相守,心中常怀揣着温暖,保有着生活的情趣。


  


  随时可以因为很小的事而笑出来的人,是让人看见了都会觉得开心的存在啊。


  




  ——————20XX年 3月21日补充——————




  


  三月,闭店,这次的理由是看樱花去了。


  


  小金毛和小橘猫也一道打包带走。


  


  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两个人。


  


  回来时他俩的无名指上多了颗戒指。


  


  有时候看他们俩过日子的做派觉得应该挺壕的,但戒指不大,款式很老,也不算很打眼。


  


  我八卦多看了两眼,小弟弟忽然主动伸出手给我看,说是大兄弟妈妈的,好看吧?


  


  我连连说好看好看,他就像小孩儿得到了表扬一样咧着嘴鹅鹅鹅鹅鹅鹅地笑,忽然软软地说了一句,你也别急,都会有的。


  


  居然被这个总是看起来熊熊的小孩儿暖到了。


  


  祝他们天长地久咯。


  


  也祝大兄弟顺利实现教会小橘猫叫他粑拔的宏伟志愿鹅鹅鹅鹅鹅鹅。



评论
热度(745)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