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循环了两天的一首歌
记一件很小的矫情事

中午回家路上我爹突然冒出句:
“秋天来了,天也高了,云也淡了”
我家老太太接着轻飘飘来了句: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出来的时候,风吹过闻到股鼻子痒痒心也痒痒的味道
我知道那是秋天,无法用任何已知形容去向人描述的味道
一瞬错觉,像回到早已流于年月中的某个夏末,每一个这样刮起凉风,散淡的秋日
这样的季节和风里,有味道,不是人造又或者植物的,是这城市特有的季节味道
藏起某段时光,几个片段,一丁点残留
忽然闻到的时候,就又想起来了
幼儿园午睡后派发的小点心,奶奶家旧院子的小砖路,繁密豆角架下粉白深紫的牵牛花,再往后穿校服的日子,桃红裙子白半袖走在路上的日子,所有有过这样味道的日子
这一刻都被串起来了
每一个,都与今天如此相像
每一个,都是藏在记忆里,最好闻的味道

评论(2)
热度(16)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