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仲孟,钤光,执离】又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大纲

  这个故事的社会设定,大约是明前中期。
       虽然它是乱七八糟的,但它是完整的!
       ooc预警,执离的明天补上
  
第一对儿仲孟:
  拐带良家士子的奸商土&一本正经的举人葱
  
  葱十六就考上举人,做生员的时候就励志光耀门楣为家国做番事业,因家道中落但父辈跟土家有些交情,于是在疯疯土家教土弟弟念书。
  
  土是不折不扣的奸商,生意做到日进斗金米烂陈仓但仍然爱钱爱搞生意场上的对手,业余爱好是去家里开的酒坊兑假酒,然后连坛子都抱走,跟孟举人喝一杯。
  
  所谓假酒是因为对土来说那酒根本喝不醉啊雾次,但葱回回都醉的腿软脑子懵,然后土好借着根本不存在的醉意“酒后乱性”,趁机占孟举人便宜的道具之一。

  
  俩人的日常往往是这样。
  
  一本正经的孟举人苦口婆心劝一心搞基赚钱的土:
  
  “治国齐家修身平天下,君虽为商贾,也是该多读些圣贤书的。”
  
  结果听腻这套说辞的奸商土计上心头,以请教学问的名义将孟举人整醉,在一个下大雨下到只想喝一杯午后椰汁的日子里,将人按在满室圣人言的书房里干了个爽。
  
  什么经史子集,什么陆王心学,存天理灭人欲?!

       不存在的。
  
  一卷《牡丹亭》,一本《金瓶梅》,外加一册歪插在圣人言中间的《弁而钗》,孟举人梦碎小书房。

  
  白日宣淫的后果就是葱很生气,十七岁的少年郎,那一日身心都受到了深重创伤!

  
  噫!奸商土这个心机深沉古灵精怪的小郎君,莫不是想毁人仕途!

  
  孟举人清醒后一张俊脸白了红红了又白,身子和手都抖啊抖,颤啊颤:
  
  “你!你!•••怎可做出此等!此等!•••”
  
  因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不遵礼法之人,不会说脏话骂娘的葱。

        词穷了。

  
  “孟某虽吃你饭穿你衣!却绝不受这等折辱!”
  
  于是悲愤的孟举人退菊无情!
  
  决定离开这荒淫无礼伤心之地,忘尽前尘,要考取功名实现理想!

        身子虽然被糟蹋了!

        可君子的心还是清白的!

  
  可直到这个时候,孟举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可以下崽儿的辣种蓝孩纸。
  
  于是赶路上京,一举登科,成了本朝最年轻的探花郎。
  
  而新科探花郎,他只是个揣了崽子以为自己得怪病不久于人世的傻孩子。
       甚至开始反思自己贫瘠的感情史,偷偷喝了假酒,还哭了一鼻子。
  
  谁让探花郎只读圣人言不多看些小黄话本子呢。
  
  结果差点把崽子下在登科宴上。

  
  噫!
  
  听说血气还把皇桑给冲撞早产了!

       不过倒是明了心意,和自家男人和好惹。


——一条不走心的分割线_(°ω°」∠)_——

第二对儿钤光:
  切黑的礼部侍郎钤钤&一言不合就让“滚”的皇桑光光

  
  钤钤爹公孙丕佻(pi tiao),王朝的阁老大人,为家国呕心沥血的肱骨之臣。
  
  故事的起因是皇桑光光继位多年无子嗣,后宫妃嫔又少的可怜。
       于是挂心王朝储君大事的阁老大人派正挂职在礼部做侍郎的儿砸公孙钤钤:
       “蛾子啊,你要多进宫走动走动,主要劝劝久不立后也没几个妃子的皇桑,万不得已的时候,还要舍得一身剐,敢给皇桑播下种!”

  
  于是听爹话的乖蛾子钤钤,就带着这光荣而伟大的使命去了。

  
  某日钤钤与皇桑鼓完掌后,穿好衣裳神清气爽,坐在人床边一本正经:
  
  “皇桑,微臣以为您该充盈后宫纳些妃了。“
  
  光光闻言大怒,掀开被子光着身一脚踢开刚充盈完自己的礼部侍狼:
  
  “滚!”

光光面上凌厉,内心梨花带雨泪流满面:
公孙钤钤他睡了窝,却叫窝纳妃立后(;´༎ຶД༎ຶ`)

  
  刚欢爱过的身子软绵绵的,一脚踢在钤钤的腰眼上,挠痒痒似的。

  还没等礼部侍狼说话呢,自己又红了眼眶:
  
  “滚!滚!再也不要粗线在孤王面前!”
  
  公孙钤钤见状,二话没说,扯了衣裳将皇桑按在床上又疼爱了一遍,结果途中光光一直叫他滚,于是事后钤钤撑起身子,一脸悲伤:
  
  “那臣,这次就真滚了?”
  
  于是礼部侍狼拔屌就滚。


       结果转天儿居然就传出他与太傅家的小少爷慕容黎黎私交甚好,甚至可能会结亲!
  
  而这一切都是阁老煞费苦心的激将吖!
  
  可怜我一脸懵逼只是去找同窗好友下盘棋的钤钤,被亲爹坑了。

  
  皇桑很生气,整日红着眼睛赖在床上像只抱窝的懒兔子,狠狠想了一晚上把钤钤送去西厂,切了屌自己收着又留下了人的可能性。
  
  于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冷战拉开了帷幕。
  
  钤钤想着晾晾他不识好屌的皇桑,于是跟光光远了些,完事儿又跟进京赶考的孟举人搞到了一起,成日朱子理学之乎者也。
  
  看上去很是开心。

  
  其实他只是发现这颇有些才学的士子很奇怪,想套近乎八一卦!
  
  改日进宫给光光赔罪的时候也有个好玩儿故事讲不是!

  
  媳夫跑了追来京城的疯疯土不造啊,于是抓耳挠腮气到跳脚,终于不能在暗处看着保护着了。
  
  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奸商土把未来的探花郎此时的孟举人扛回自己在京中的宅子,翻来覆去恶狠狠干了个爽。

  
  看官问后来吖。
  
  后来啊,后来探花郎险些将崽子生在琼林宴上,皇桑早产了第一个皇女!

你以为他们这就和好了?
天真!幼稚!不懂套路!

  
  皇桑还是不原谅钤钤,是因为自家弟弟淮南王小明来告状了!
  
  “哥!公孙阁老那个魂淡蛾子趁本王回封地收租子的时候调戏阿黎啊哥!”
  
  “?!(-᷅_-᷄)”
  
  “下棋!赏月!听说还谈人森聊理想来着!”
  
  “?!?!(╯°Д°)╯︵ /(.□ . )”
  
  “哥!你要给咱做主啊!哥!”
  
  “还有那啥!本王的一个商贾朋友说那‘公孙不老实’还企图染指新科探花郎!”

       “哥!”
  
  听了奸商土告完黑状的‘淮南•不学无术明’很是开心,跑去太傅府上找媳夫去了。

  
  产后忧郁的皇桑躺在床上发了一下午呆,晚上狠狠瞪着偷溜进宫的公孙钤钤:
  
  “滚!”

       ???(ó﹏ò。)
       媳夫生气老不好,他也很绝望啊。
       公孙钤钤一脸懵逼。

  
  这就要说到钤钤是为什么和光光和好的了。
  
  因为皇桑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吖!
  
  但是阁老大人说:

       国不可长久无储君,皇桑还没有蛾子啊!
  
  爹的好蛾子!帝国的好臣子!既然皇桑不愿纳妃立后!那你就得继续去当播种机啊!
  
  于是钤钤领了这个神圣而光荣的任务!

       踏进了昨天才被赶出来的皇桑寝宫。



“死相!还知道回来!”

“………莫气,这不回来给皇桑下下火”

“?!”

“嗯”
礼部侍狼公孙钤钤,可是钧天吻技第一!

“唔……”



  
  虽然在外人看来!礼部侍郎这是忍辱负重!
  
  再次进宫!以色侍君!
  
  但人家当事君臣开心不就好咯。
  
  吃瓜观众什么的,写写话本子开开心就好~
٩(๑•̀ω•́๑)۶


————————TBC———————

先去睡了~执离的明天肝

  
  

评论(11)
热度(64)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