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执离】荒·淫单于俏阏氏

一个双版本的瞎捷豹完整纲,另一半明天发

车还在路上,私设,ooc没跑了

昨天点车时候提过,小郎君出塞梗。

历史背景也就基本参照西汉了,为开车而整,不考究。


【一】荒淫单于俏阏氏 雷or萌点?(年龄差十三四岁) 

    三十岁的乌七八糟·单于明&十七八的小烈马·阏氏黎
  
  钧天历前三十三年,南匈奴称臣于瑶光,并请和亲,以修永世之好。
  
  年已立却未迎大阏氏的执明借与瑶光和亲,意结兄弟之国。
  
  时年瑶光帝慕容衍亲送幺弟慕容黎出塞,并赏锦帛万匹黄金万两兼有奇珍不计数。
  
  自此瑶光与漠南百余年无战事。
  
  执明立慕容黎为第一阏氏,号为宁胡阏氏,育有三子二女,立长子为后任单于。
  
  二人成就一段钧天史上少数民族与中原正统和亲的佳话,并为后世广传。

  
  Emmmm,这就是一个为车而瞎捷豹设定的世界观,下面是剧情的一些片段。

  
  关于和亲:
  
  小烈马黎一开始表现的根本不想嫁,一副你们两个坏酥酥强抢民男交易人口的委屈样儿,甚至还当着执明面儿怼他皇帝哥哥:
  
  “皇兄······你···你你···竟真如此狠心!”
  
  “阿六,别闹。”
  
  不是你哭着喊着要嫁去漠南么,现在又整什么帝王家相残倾轧的幺蛾子!
  
  慕容衍一脸懵逼。

  
  他家阿六慕容黎黎闻言,眼里迅速积起水花儿,却眨了眨眼倔强的不叫它落下,那单薄小身板儿绷的直直的,攥着拳哑着了嗓子凄凄又惶惶:
  
  “当真要臣弟嫁去那荒凉之地?做这再大些都能生得出我的人的妃子?”
  
  慕容黎抽了抽鼻子,觉着自己简直可怜。

  
  那即将做人夫君的单于明看笑,这瑶光小王爷还挺有趣儿。

  
  一代明君慕容衍扶额,他觉着整个人都不好了,脑yín子生疼。
  
  自家这六弟怕是那根本搞不好邦交,还要恶化匈瑶关系的主儿。
  
  他开始都说叫向太尉家的三小姐嫁去了!
  
  结果你瞧瞧,你瞧瞧他这六弟都做了些什么!
  
  他这最宠爱的六弟,宫宴前给人姑娘下药搞到窜稀,后来自己又跑去充数,事后人家单于看上眼了要他去,他也没不乐意啊。
  
  他还特意问他家阿六:
  
  “要不跟人家商量商量把你换了?”
  
  他还记得他家阿六哭的可惨,比今儿还惨。
  
  说什么毁人姻缘要遭报应的!
  

  哦!
  
  那么于是,这干他慕容衍屁事啊!
  
  冷漠.jpg


  
  婚后生活:
  
  嫁去漠南的小烈马表示,他家老男人对他真的很好,特别好。

  
  会环着他骑很久的马,虽然其实他想自己撒会儿欢儿,但这样也很好。
  
  会带他看漠南草原上最亮的星星们,还会把他按在草地上这样那样一顿。
  
  嘿嘿嘿嘿嘿嘿,慕容黎黎痴汉笑。
  

  他喜欢做那事儿时带点粗暴的执明,粗砺热暖的手掌划过被风吹凉的身子,还有那楔进深处狠狠的律动,都叫他忍不住的想咬人肩膀喊出漫溢的欢喜。
  
  暖的,热的,是在瑶光的十几年里,都不曾有过的踏实和安心。

  
  执明亲自上山去找,送他阏氏花定情。
  
  他说他的阿黎不涂胭脂也是草原上最好看最活泼的小烈马,那被中原人称为红蓝花的艳丽花朵,被这骁勇善战的单于一本正经批评:
  
  “俗花,都不如本王的阿黎好看。”

  
  他们在马上有了第一个崽子,每每想起来慕容黎都觉得脸红耳热。
  
  那日执明在他耳边呼着气,烈烈风声刮过耳畔,这人狠狠撞进他的身子,马上颠簸又激晃,恍惚中他听到男人色气满满的声音:
  
  “阿黎给本王生小小烈马吧!本王教他骑射,阿黎教他礼乐!”
  
  好啊好啊!
  
  在他的单于刚为他驯服的小烈马上被人弄到腿软脚软,被撞出泪水的阏氏黎呜呜蹭人:
  
  “生!………嗯………生好多……”

  
  婚后生活是甜蜜幸福哒。
  
  可能唯一叫阏氏黎不满的,就是吃食太单调了。
  
  整日喝奶吃肉,连面食里都加牛羊油的地方,搞的仙君身上都膻了!
  
  肉干嚼到牙帮子疼!
  
  自从怀上崽子以后,慕容黎更怀念故国花样儿百出的精致饭食了。

  
  于是漠南各部的男女老幼,便经常看见这样一幅画面:
  
  他们俊俏和善的小阏氏慕容黎黎傍晚总站在人烟稀疏的矮土包儿上发呆,偶尔也会抽出他的箫来,对着瑶光的方向期期艾艾,吹上一曲。
  
  简直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Emmmmm,那啥啥子咋说的来着?
  
  食色,性也。
  
  早年也读过些中原书的执明对此毫无办法,谁叫他的地盘儿,只有大口的肉和大碗的酒。

  
  于是这荒&淫的单于只能将人按在帐子里拿自己喂饱人,然后着人快马加鞭叫使臣赶去瑶光王都,请求大舅子支援。
  
  这可是你六弟的要求啊!
  
  不是我南匈奴各部跟你要钱讨吃啊!
  
  大舅子哥!

  
  对此慕容衍也hin绝望啊。
  
  于是他派人把宫里最好的厨子送去了。
  
  他这些日子最宠爱的糕夫人,为了那做鸡和佛跳墙超棒的厨子都要闹了,这皇帝都没管!

  米面油鸡鸭禽畜都送去,逢年过节还要给这个发馋远嫁的魂淡弟弟送土特产。
  
  每一年岭南的荔枝,新收的栗子,哪样儿都少不下。
  
  这真的是一个英明神武的帝王该关心,该做的事情嘛!

  
  后来居然还得给被那俩人嫌烦扰二人生活就送来的霸王崽们,发压岁钱管教育!
  
  扎心了。
  
  谁叫对方是不好惹的漠南一霸,还有他最爱的蠢弟弟,慕容阿六。

  
  慕容衍脑yín子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听说糕夫人生的他家老三,又在欺负执璟了。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瑶光景帝站在御书房窗边,北望漠南又一日。
       

       真的是hin后悔和亲了!

——————————TBC———————————

很酷,不需要夸奖,不需要打 call! (ó﹏ò。)
高冷,不需要扑通扑通的小芯芯,也不需要举起来的小手手!
请认真的看着糕的眼睛去思考糕说的话(;´༎ຶД༎ຶ`)
仙女要先睡了,晚安唧

评论(25)
热度(244)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