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仙女·糕冷·小甜甜

【刺客全员向】钧·天·艳·情·史{5}

*爪机发的没法弄链接,先编好,明天起来搞吧
*对,是那发叨逼了好久的钤光灵车,想看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前情提要的话,请戳这儿
【钤光】缠
*nili糕的停车场在这里【一】 【二】 【三】 【四】
 目前除了这发钤光,之前的全是执离车,不喜勿入

【钤光】缠

日出之前,雾露时分,魂兮归来。

  

  他在等他。

  

  就算丞相不言语,陵光也知道那看着他长大,眼瞧他一步步至今日光景的老臣,觉得这些日子来他这为君的作为,是个不好笑的笑话。

  

  只因几月前,有自天玑逃难而来的落魄方士见他。

  

  寥寥几句,语焉不详,只道“王上若是实在难捱,不如于故地逢故人。”

  

  若要相见,心诚则灵。

  

  此刻陵光站在大敞的窗前,雨打进屋,有寒湿水汽扑面而来。

  

  他知道,他来了。

  

  若是能来,也该来了。

  

  天玑那无名方士说公孙大人是横死之人,要化作厉鬼找人讨命寻仇的。

  

  可人生前未结亲,就算报了仇,也是入不了祖坟的。

  

  此刻多半是飘荡人间,日夜重复着死时苦痛。

  

  他倒不在意他会否去找谁来偿命。

  

  可若是……

  

  他只想见见他。

  

  自八月末进这竹林书屋,雨便一直下,偶有停歇却也是郁郁的阴天,陵光数着这些沉沉的日出过日子,一个月,两个月,终是等到这一日。

  

  十月十六,下元节后的黎明。

  

  天璇的雨季,从未绵延过这样长的时日。

  

  冻得钻到人骨缝里,却也只能抱臂取暖。

  

  身前没有伺候的人,他发起低烧也好几日了。

  

  夜里很冷,温了几坛子绵绵的酒,却越喝越冷。

  

  他怕生人太壮的阳气惊了他,怕火光会叫他觉着难受。

  

  他不想叫任何人看见他。

  

  听说厉鬼面容可怖,是惨死时模样。

  

  公孙钤他啊,生前那般要面子。

  

  死后定也不想叫人见他那,血满衣襟沾口鼻的狼狈样子。

  

  连续几夜蹒跚的步伐,终于快到近前。

  

  浓雾中欣长瘦削的人影衣衫单薄步履迟疑,周身裹挟了这从地底泛上的沉沉阴寒。

  

  来人也看到屋中人了。

  

  那曾被人夸赞公子如玉的面容此刻却被湿发遮盖,垂首垂手,如何都看不到表情。

  

  不说话,推开半掩门扉,进屋去。

  

  陵光惊起,定定盯了人,一手伸去,摸摸那尚存一丝余温的被窝。

  

  他一定很冷,孤王想给他暖暖。

  

  被窝凉的很快,他曾与人讲:

  

  “孤王这心啊,就像开了个无底洞。”

  

  那时是自洞中涌出泪来,后来却是心被剜了去。

  

  他伸出手去,乞求一个抱抱。

  

  好歹,盗匪来还心了。

  

  那朝他而来的冷硬身子迟疑着,陵光却不容他逃避,将温热唇舌送上,朝那耳垂轻轻咬去。

  

  舍不得太重,怕他游魂也会痛。

  

  缱绻忧疑,怕不过是场不动人的情梦。

  

  这天璇王,此生至今,还无这般伏低小心的时刻。

  

  “孤王是不是在做梦?”

  

  “孤王梦到爱卿好多回了。”

  

  “没有一次,像这般抱住你。”

  

  “与孤王欢好吧”

  

  “将我的心,还给我。”

  

  “嗯……”

  

  被人轻抚的冷硬喉结滚动,那雨中归客艰难发出喑涩回应。

  

  陵光觉着自己怕不是烧糊涂,此刻烫的身子贴上冰冷胸膛,恨不能叫他将自己揉化。

  

  “别走,我找天玑那方士寻个身子助你夺舍。”

  

  他泪眼汪汪伸臂去,他中衣散乱身上被种下几点红印,他努力想睁眼瞧瞧。

  

  却是头脑发懵,傻乎乎笑了。

  

  “孤王也有钱,不比天权……却也能叫你做个不操心的王夫……”

  

  “嗯……唔…”

  

  “我们……我们……”

  

  来日方长,还可以生几个崽子。

  

  鬼崽子也不怕……

  

  “呵……呼……”

  

  自始至终不言语的公孙钤笑,将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人纨裤,探人秘处轻轻揉捻进出。

  

  却迟迟不再有旁的举动,终是引得昏蒙间的人一阵低低呜咽,才又退出手来。

  

  便只褪纨裤,将那肿胀狠狠楔入。

  

  一时承不住的撕裂痛楚叫陵光难熬,他却无法抗拒,他朝虚空伸出手去,环住漆黑一团中他身上的味道。

  

  是沾了血的草木的香,是君子的味道。

  

  是公孙钤的味道。

  

  终是将侧脸埋进湿潮软枕,哭了又笑。

  

  就算他变做异类成恶鬼,那也是疼惜他了。

  

  就像此刻,着了魔,入了障,同孤王一样。

  

  日出还早,此夜情长。




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

仙女糕今天份的xjb废话也贼姬儿多时间:
为什么会是tbc呢
是因为有意向把这篇扩成长篇啊hhh
应该是全员向,我心爱的执离一定会出镜的!
但是熟悉仙女的人都知道,她这个人嘛
野炮欠了不少,挖坑随缘
大纲倒是随手好多个
emm,以及最近这个热度
只让我想到两个字
【扑!街gāi!】
虽然也没正经写什么东西蛤蛤蛤蛤蛤蛤
背完今天的单词,冷漠圆润的滚去睡了
都随缘吧,人世冰冷
指不准儿哪天弃坑跑路回天庭了就
这还有啥呢!担不担待的吧,不要骂我
爱请深爱,不爱也不要父相桑害
可能是换季,仙体十分不适还有些暴躁
冷酷!难撩!就是我!(╯°Д°)╯︵┻━┻

评论(4)
热度(47)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