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戬杰】关于出柜的二三事

*又名——【烤红薯的爱情】
*争取三发完吧,au,私设
*xjb写,ooc基情属于我,铁杆兄弟情属于他们❤️

(1)湖都结冰了查崽你秋裤呢?!


       市图书馆旁的公园里有一面特别大的湖,朱戬小时候常在湖边一耍就是大半天,也没啥别的好玩儿,一群半大小子除了疯跑,就是咋咋唬唬拿个网子捞鱼玩。
  
  那些伙伴总将细小的鱼苗灌进扯去包装纸的塑料瓶里,欢欢喜喜带回家去,以示自己也有了需要负责的生命。
  
  可过不了几天,便因疏于照料,又或灌得太多太满忘记拧开瓶盖,几条或十几条无辜的生命,就那么翻着白眼,肚皮朝天的死去。
  
  朱戬也尝试养过这类水生动物,好看的锦鲤和凤尾,也有湖里的小杂鱼,甚至还养过只慢吞吞的小王八。
  
  可最后呢?
  
  小学二年级的男孩子总想把自己显得老气横秋睿智些,于是跑去公园将那些鱼都倒进了小湖,王八则送给了隔壁邻居,回去特严肃的跟自家老妈讲:
  
  “我决定,还是放它们自由了。”
  
  他没好意思说后半句,那些死掉的鱼翻着白眼的样子,可真的是太难看了。
  
  不是他没有用心去养,可它们还是慢慢死掉了。
  
  这可太令人难过了。
  
  后来长大些,想起当时不过八九岁说的那话,简直想给自己鼓掌。
  
  果然像他这样怜悯众生的男人,从小就很有思想!


  
  此刻他蹲在石桥下的最后一节台阶上,盯着那一小块还能看到底的湖面,枯黄的柳叶堆在台阶上也撒在湖面上,冬天真的来了。
  
  可晒在右腿上的太阳,却暖的让他有一点此刻不是冬日的幻觉。
  
  明明前天还刮了大风,那风冷的像刀子刮脸,以及恶毒后妈的大耳光。



 就像这生活,温柔几天,鬼畜几天。

  
  结了碎冰的湖面下有小鱼。
  
  不多几尾,偶尔簇在一起又散开,大约是中华田园鲤,慢慢摇着细细窄窄的身子,在这北方小城的初冬里晒点难得的午后太阳。
  
  薄冰下有活物吹起空心的泡泡,他就盯着那泡泡一直看,直到噗的一下莫名碎掉。

  
  心情有点糟的时候他会来这儿,一个人看鱼。
  
  看鱼使他暂时平静,但浪费时间使他良心难安。
  
  问题总是要解决的,靠逃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所以他痛苦,因为他想逃避了。

  
  他喜欢一个外号查崽崽的人。
  
  这么可爱,当然是个男孩子了。
  
  可他也是个男孩子呀。

  
  这路往前二十六年的人生里,他靠看鱼思考人生的时间里起码整理出不止一万个想到,而那些暂时想不到,他也觉着慢慢会想到的。
  
  可却在与查崽崽险些进行生命的大和谐后,也没想明白一直钢筋一样直的自己,居然喜欢一个男孩子?

  
  emm……的却…查崽崽他…
  
  唇红齿白的,可好看了!

  
  查崽崽本名查杰,是他隔壁邻居家的小孩儿。
  
  比他小六岁梳了好多年苹果头的小孩儿,在不辨雌雄的年岁里,被恶趣味的查妈妈和朱妈妈打扮成小新娘,披着朱妈妈的白纱巾,穿着鹅黄的小裙子跟他入过“洞房”。
  
  十七岁时一掌拍碎了他好不容易给暗恋的小姐姐做的手工小木屋。
  
  “你以为这很浪漫嘛!一点!都不!像个娘炮!”
  
  ……!!!
  
  我的崽……哥就差连电路板了诶…

       他很痛心,但他没法揍这家伙一顿。
  
  他穿鹅黄色真好看,嫩嫩的像只毛茸茸的小鹅崽,笑起来还“鹅鹅鹅鹅鹅”的。
  
  最后不知崽是良心不安还是怎的,到底也热心帮兄出谋划策,搞了场别开生面的告白…

 于是……
  
  朱戬当年大仙女似的女神蹲在地上,鄙夷看看那一地星星蜡烛,又看看那裱在框子里的一个粉色“你”蓝色“心”的“您”,水钻贴的。
  
  朱学弟的小兄弟还一脸得意:
  
  “姐,这个【您】的意义可不凡,这代表朱卷他心上有你啊!”

  
  姐???
  
  wtf?!
  
  翻了个白眼子蹬着棉拖走掉的女神觉着好生难过,同时也很是怀疑这看上去人模狗样儿的朱学弟,到底长了个什么脑子。
  
  啊…这一段感情还未发芽,便就此结束…

  
  母胎solo二十六载,真的是他错了么?
  
  但朱戬觉着,做哥哥的,总该有点为人兄长的大度!

  
  可他却在人家二十岁的生日趴上,看见有羞答答的小妹子跟崽玩猜拳输了就亲亲的游戏好生恼火?
  
  晚上一起回家,还鬼使神差的去了他家,跟人把裤子脱了互那啥了一发?
  
  日哦,这可真是难以启齿,令人羞耻的一段回忆。

  
  他还记得自己坐在床边捂着脑袋有些痛苦,那身形渐展不似从前圆润的少年,坐起身来衣衫不整拥被笑他:
  
  “没啥不好意思的,咱俩谁跟谁呀。”

  
  emm…有点像表妹写的艳俗tpy文学?

       下面剧情该是个什么走向来着?

  
  他觉着他喜欢他,可他不太知道他是不是只是恶趣味上来。
  
  年轻人想玩个新鲜?又或完全不懂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可他已经到了做事要认真思考,为自己也得为别人负责任的年纪了。


  
  “朱卷,你干嘛呢?”
  
  “买了烤红薯,要吃么?”

  
  这蹲在石桥下思考爱情的忧郁男人闻言回头。

       他邻居家黑卫衣破洞裤的死崽子在这零下快十度的天里,居然不穿秋裤光着腿?!

  
  “不吃!回家!”

————————TBC———————

图书馆冷狗带…
想吃烤红薯…

评论(4)
热度(158)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