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戬杰】关于出柜的二三事(2)

*又名【烤红薯的爱情】
*说的就是xjb写嘛蛤蛤蛤蛤蛤蛤

*手机发的,前文戳主页

*来自又没买到油桶烤红薯一天的怨念


*前文戳链

(1)湖都结冰了查崽你秋裤呢?!



(2)朱卷,我恋爱了


       朱戬跟查崽崽走在回家的路上。

  
  崽捧着手里热腾腾的红薯啃的正欢,边吃还边问人:
  
  “诶呀可甜了,你真不吃?”

  
  他那老父亲一样,日常替崽担忧不穿秋裤老了就尿失禁关节炎的朱哥哥就在一边叨叨:
  
  “不吃!你也别吃了,呛风再闹肚子疼,还有这都啥天儿了,你咋还不穿秋裤?”

  
  “……朱卷…你这样可真像你妈…”
  
  崽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红薯,嗷呜又咬一大口。

  
  地瓜坊里冒着热气的烤红薯挺甜的,还不用剥皮。

  
  可查杰还是觉得朱妈妈去接朱戬,顺便把他捎回家的那些个冬日傍晚,昏红夕阳下,学校门口推着油桶的爷爷卖的烤红薯最甜。
  
  红薯皮可难剥了。
  
  查杰没怎么自己剥过红薯皮。

  
  手笨还嫩,总被滚烫的红薯欺负,拿不住。
  
  朱妈妈帮他剥过,朱戬也给他剥过。

  
  朱妈妈还开玩笑说:
  
  “崽要是个小姑娘,干妈真想把你领回家,就当童养媳养了!”


 可崽是个男孩子呀。

  
  查杰突然想起卫衣兜里还有一个红薯,伸手掏出来递到人手上。
  
  朱戬下意识接过纸袋,啃了口红薯,莫名其妙问了句:
  
  “为啥不是你妈?”

  
  “你见我妈这么叨叨?”
  

  对哦,查崽崽的妈,是个常年飞往大江南北,满地球忙工作,不停寻找并热衷实现人生理想的热血凉薄阿姨。
  
  甚至连儿子成人礼都忙到只能偷闲打个视频电话给张卡的,风风火火为事业奋斗终生的女子。
  
  她秉承孩子是要自己长大的,给他想象力放他自由,能做他人生路上的明灯最好,做不了也没事儿。
       她的崽,不会差的。
  
  嗯,这样的育儿理念。

  
  而朱妈妈是个甜点店老板,甜甜蜜蜜正经人家出身受教,不清高也不艳俗的,这样一个女人。
  
  烤火鸡做披萨,半夜撇了儿子拉自家男人去赶超级英雄的首映,完事儿又去天文台看熏熏。
        也做传统地道的家乡菜,看书写菜谱,给老姐妹写长长的信,给儿子和邻家可爱的苹果头崽做姜糖小人儿饼,再配一壶热可可的,这样一个女人。
  
  不开心就放下卷帘门扔个歇业牌子,在家用一上午时间泡花生,又用半下午剥去鲜花生难剥的外皮,然后煮一砂锅甜甜的花生汤,顺便炖一锅查崽崽和儿子最爱的排骨。
  
  最后开开心心打扮出门,香喷喷的去接她的心肝儿小宝贝儿们。

  
  她的口头禅是:
  
  “诶呀,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那是查崽崽最喜欢的干妈呀,是朱妈妈呀。
  
  可他不是查崽崽的妈妈呀。

  
  朱戬偏头瞥了眼低头啃红薯的查崽,双手抱着东西吃的认真的人,真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
  
  小猫团?小兔子?或是一只圆溜溜的小松鼠?
  
  emm,崽是神似,可他太瘦了。

  
  二十六岁的忧郁青年此时正认真思考他妈关于他骤然变成一个基佬,还对玩了这么些年的小兄弟下手,会不会与他断绝母子关系…
  
  以及…男男下崽的可能性?

  
  朱戬觉着自己有些莫名其妙,八字没一撇的事,可能是个玩笑的事,他咋还连未来都开始设想了?
  

  “朱卷,我恋爱了。”

  
  查杰踢了一脚横在路边的石墩子,最后一口红薯吃完,把袋子扔进果皮箱心满意足的拍拍手叹口气,对他的朱哥哥这样说道。


  
  他…恋…爱…了…

  
  方才那口烤红薯的热气和甜软还在唇齿间,心却猛地瑟缩一下,跌进湖面被冻成冰坨的湖底。
  
  朱戬拿着那渐渐失去温度的烤红薯,脑子有点懵。


  
  “就那天那个偷亲我的小妹妹。”
  
  “她追的我。”
  
  “挺可爱的。”
  
  “我想试试。”
  

  “哦。”
  
  朱戬猜他此刻说话的样子一定很傻,像公园湖里被人扔上岸,大张了嘴也出不上气的,濒死之鱼。


 不过,也好?

  
  一大口白气喷在两人之间,朱戬有些模糊的视线里,眼前少年插着兜,笑的见牙不见眼。
  
  特别近,非常远。
  

  terrible。
  
  very。

———————TBC———————
他们究竟还能再吃到油桶烤红薯么?
查崽崽的烤红薯日后谁来给剥皮呢?
都是question啊hhh

仙女糕蹲在没有烤红薯的图书馆
真的非常冰冷令人难过
terrible。
very。

评论(13)
热度(117)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