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戬杰】关于出柜的二三事(3)

*又名【烤红薯的爱情】
  
*xjb写,xjb看吧,爱我么?


*前文戳链

(1)湖都结冰了查崽你秋裤呢?!
(2)朱卷,我恋爱了


(3)追车理论&老毛子的酒真厉害


  “人这一生中总要经历那么几次明明站在不远的马路对个儿,却隔了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开来的公车靠站,驶离。
  
  emm……这样刺痛双眼又锤痛胸的郁闷的。
  
  追么?
  
  负责任的说,百分之九十追不上。
  
  可如果为那百分之十就去做的你。
  
  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朱戬那热衷写tpy文学的表妹坐在厨房吧台上,将手里的可乐一饮而尽,边吃炸鸡边这样对她哥说道。
  
  一排暖色小吊灯下,姑娘的脸严肃认真的像十五的月亮。
  
  又大又圆,散着慈爱又怜悯的母性之光。

  她低头又喝了口左手边的橙汁,笑眯眯给表哥递酒瓶儿。

  
  她小婶儿也就是朱戬的妈说:“咱家囡囡从小就长了张很有福气的脸。”
  
  将来一定会不愁嫁一个老实的男人被她欺负,生个小肉团儿一样的崽。

  
  母子两个都吃的像两颗波波球。
  
  永远不会瘪,一弹一弹的。
  
  欠拍极了。

  
  当然,关于波波球欠拍这样的丧病比喻,是一直被这嘴欠儿表妹挤兑的朱戬,悄悄在心里说的。

  
  他觉得自己很倒霉。
  
  才想明白自己可能是个喜欢tpy的基佬,还没来得及想想下一步该如何。
  
  深情表白or霸道壁咚?

  
  就被暗恋对象没心没肺的查崽崽的恋爱喜讯砸懵了。

  
  果然是闹着玩的,小兔崽子。

  
  可那姑娘有什么好,胸没胸屁股没屁股,嘻嘻哈哈笑咯咯,活像只愚蠢的土拨鼠。
  
  果然愚蠢的土拨鼠才配兔崽子么!

  
  日哦。
  
  谁准你亲兔崽子的脸了。

  
  那软软的小嫩脸儿上,也开始冒出细软的胡茬了。
  
  一直还把人当那个写不完作业被老师罚,上学路上气哼哼逮只蛤蟆要吓死老师的崽呢。
  

  崽长大了。
  
  还学会拉姑娘小手,被人亲亲小脸儿了。

  
  生气,糟心。
  
  莫名的。

  
  于是朱戬喝醉了。
  
  二十六岁的未婚优质男青年,此刻为情所困被爱而伤,在家偷喝了两三瓶自家老爹爹八二年的伏特加,兑不知道几几年的茅台。
  
  茅台陈酒看着像尿。
  
  喝着像敌敌畏。
  
  进胃后却烧暖,和着老毛子的烈酒,倒是可以稍微抚慰一下胃的邻居。
  
  他那冻成一坨冰的少男心。
  
  那些整天醉生梦死的老毛子,一定有很多故事?

  
  查崽崽进门的时候,朱戬表妹已经走了。
  
  瘦瘦高高的青年正坐在沙发边的地毯上发懵,眼神飘空,还打了个不大不小的酒嗝儿。
  
  人不抽烟,周围是一地用过的面巾纸。
  
  这季节他鼻炎又严重起来,洗的连眼眶都红了。
  
  看着又可怜又委屈。

  
  “诶,你这是咋了。”
  
  查杰轻轻踢了一脚人,以示好兄弟的关爱之情。

  
  朱戬却还愣着,整个人往后一仰,吊灯下密密麻麻的玻璃球折出细碎的光来,他闭上眼。
  
  安安静静,就像昏睡过去一样。

  
  “起来,回屋睡啊。”

  
  “我难受。”
  
  奔三的男人突然坐起身来,一把抓住背对自己正准备提着人脚往卧室拉的崽,整个人都唔嘤嘤的。
  
  看上去十分像个娘炮了。

  
  “………”

  
  此刻朱戬正将脑袋抵在他心爱的屁股头弟弟的腰眼上,将整个人的重量都托付出去。
  
  醉眼迷蒙,很想与人互诉一下衷肠。


        “土拨鼠和兔崽子是没有好结果的,马路对面的公交车弃我而去了呀……”


        “………朱卷…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即兴造句的本事…不过爸爸一句都听不懂!”


 “…………”
 醉汉却真的睡着了。


 “你喝醉了,我拖你回屋睡。”
 
 查崽崽拍了拍男人脑顶,叹了长长一口气。


———————TBC————————

写到追公交的时候突然胸口一痛,今天差点冻死在来图书馆的路上啊嘤!
想起一些现实里的阴差阳错,又或是必然,不过放心看,文是he甜饼
  

评论(13)
热度(109)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