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戬杰】关于出柜的二三事(4)

*又名【烤红薯的爱情】

*flag立来就是打脸的,感觉五更也特喵写不完了╭(°A°`)╮

*前文戳链


(1)湖都结冰了查崽你秋裤呢?!
(2)朱卷,我恋爱了
(3)追车理论&老毛子的酒真厉害









(4)朱明月先森的小却丧(又名,馄饨店塌了)

       那天之后。
  
  一切就好像都恢复到了最正常的样子。

  
  查崽整个人都忙的不见踪影,据说是期末了,班里又要办个什么元旦联谊。
  
  听说人为捧他班长舍友的场,居然要当众表演吹………emm……萧?

  
  朱戬也绝口不提那晚醉酒,抱着崽当人型枕还死活不撒手的事情。

  
  查杰瘦了很多,交了女友却变得有些沉闷。
  
  两人能碰头的日子不多,心有灵犀,不提那些。
  
  倒也,如释重负?

  
  从前些日子开始,朱戬偶尔也去见办公室里热心嬢嬢们给介绍的姑娘了。
  
  人长得好,家世背景又没得说,虽说年纪不大,脾气谈吐却跟时下一些毛毛躁躁咋呼爱现的小瘪三儿不同,有时讲个冷笑话又或蹦出句什么有趣的话来,一屋老阿姨都满脸丈母娘般的慈爱笑容,恨不得自家能立刻有个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
  
  抢破脑袋也要把闺女嫁给这样难得的好小伙儿呀!

       这不,今儿晚上就又有一个局。
 
       心不在焉的朱戬拿着菜单,好像已经是第二回问人姑娘:
       “有忌口么?香菜能吃么?”


———————————————————

  
  查崽崽此刻坐在学校的排挡里,喝的醉懵懵的。
  
  人手脚都软了,下巴拄在桌上屁股连椅子都坐不住,一会儿就要往桌下出溜,嘴里却不忘嘟嘟囔囔骂人:
  
  “朱卷,这个大骗子,大屁眼子!”
  
  “我要吃馄饨!咱学校门口的馄饨!”

       “相亲!还特么相亲!”



       “………………”

  陪人买醉的查崽的班长舍友吕小包此刻愁眉不展,一手提着人衣领,另一手迅速翻着通讯录,正犹豫是给导员儿老赵打电话,还是给查崽那不靠谱的发小儿打。


  
  唉。

  
  这些基佬的事情……
 
       他是真不想掺合……

  
  可谁叫他对床的查崽,唇红齿白人见人爱呢?
  
  人那一把年纪的发小儿哥们儿也真是的!
  
  崽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那可真是……
  
  可怜见儿的。

  
  最后吕小包还是给朱明月先生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朱戬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大排档门前。
  
  这人自城南山脚的相亲饭局慌忙跑路超速行驶,用了不到三分之二的时间,就到了城北崽的学校。

  
  崽嗷嗷唱着高中时候的校歌,又哭又笑。
  
  十分失态,场面一度混乱到吕小包想一酒瓶底砸晕这傻狗。

  
  好不容易,朱明月先生终于来了。
  
  于是见了人的查崽嗷一嗓子扑上去挂住,嚷嚷:
  
  “朱卷,我要吃馄饨!”


  
  此刻背着醉崽站在馄饨店门口的朱戬,一脸愣哔。
  
  前阵子,也就不超三个月吧。
  
  他还和崽来吃过。
  
  现在这是……
  
  黄了?

  
  黄……了……

  
  事物的消亡如果一直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他可能就不会那么难过,起码不像现在。
  
  旧校的小胡同深处。

       朱戬和查杰光顾了近十五年的小馄饨店。
  
  毫无预兆的换了老板,甚至都没一个缓冲。

  
  夏天时候跟崽去吃,旧人和旧味道。
  
  老样子,他的二合一一碗,查崽的馄饨一大碗。
  
  再要两瓶插了花花绿绿折管的橘子汽水。

  
  他更愿意相信那对南方夫妇赚够了钱。
  
  回家娶上儿媳过好日子去了。
  
  但是真的特别难过。
  
  以后就吃不到了。

  
  旁边的四季商店还开着。
  
  他还记得一把大阳伞下的那个小杂货摊子。
  
  东北面馆也还在,却是换了主人。
  
  怅然若失的感觉真矫情,糟糕。

  
  眼前闪过那对和善有夫妻相的南方夫妇,还有那个眼睛大大的,比崽崽小一些的小男孩。
  
  他在光线昏暗的店里跑来跑去,突然停在他和崽的桌前,眼巴巴看着崽面前那碗不加香菜的馄饨。
  
  虾皮,胡椒粉,几滴香油,切碎的榨菜。

  
  崽最爱的,那碗分量十足的馄饨。

  
  以后都吃不到了。

  
  崽笑话过他,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朱先森也深以为然。

  
  可此刻却频频回顾,心不在焉,难过的胸闷。
  
  总有种被掏走一块什么的感觉。
  
  对这里最后的一点点实物念想。

  
  到底是没了。
  
  没有了念想。
  
  很怕会加速忘记的步伐。

  
  就像隔壁失去老伴儿的那个老先生。
  
  回家留门,接电话听回音。

  
  孤独,落寞,深入血液,溶入骨髓的那种。
  
  所有旧人旧事旧时光,好像只记忆属于自己。

  
  那可能不属于自己的部分,朱先生就只剩他的查崽崽了。

  
  terrible。
  
  very。

 
       lucky?

  
  朱戬托了托背上人的小屁股,这么冷的天儿都能睡着,呼噜噜的小鼾,打的还挺美。
  
  崽喷着一点点酒味的温温热气,穿过他的围巾和衬衣领打在脖子的软肉上。

  
  朱先森决定先去便利店买一袋水饺,牛肉胡萝卜的。
  
  然后回家。
  
  给崽煮饺子!

———————TBC——————

我心爱的小馄饨店塌了……
悲痛……

评论(7)
热度(106)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