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戬杰】关于出柜的二三事(6)

*又名【烤红薯的爱情】

*你仙女糕难得的开挂时间,请打call

*爱情啊,请赐我一个朱先森这样的男票

*前文戳链
(1)湖都结冰了查崽你秋裤呢?!
(2)朱卷,我恋爱了
(3)追车理论&老毛子的酒真厉害
(4)朱明月先森的小却丧(又名,馄饨店塌了)
(5)所谓直男脑


  
(6)鸳鸳相抱何时了

  
  承接此章小标题:
  
  鸯在河边看热闹

  
  对,现实就是这样,波澜不惊淡出个鸟。

  
  因为日子是必须要一天天过的,吃饭上班,洗澡睡觉,睡前想想那些求不得的人事。

  
  就怎么说呢,一点都不如朱先森的波波球表妹写的那些tpy文惊心动魄高潮迭起。
  
  emm…还节奏紧凑扣人心弦?

  
  波波球姑娘要知道这话一定会嘲回去:
  
  “我那叫构思!构思!小说是可以拉进度条的你懂不懂!你这个愚蠢的男人!凡夫俗子!”
  

  那么现在让我们赶紧来拉一下进度条。
  

  在这考试季的半个月时间里,朱戬也就见了查杰两面。

  
  转眼就是元旦,崽昨天晚上给他打电话,要他今晚来参加他们的元旦聚餐。
  
  查崽当时是这样解释的:
  
  “我们年轻人嘛,你也是知道的,开心了喝点椰汁总需要一个靠谱的代驾老司机的。”
  

  emm……你们…年轻人?!
  
  磕碜谁呢!
  

  朱姓大龄老司机闻言冷漠的挂了电话。
  
  就像最近微博上爆红的吹风机猪佩琦挂断了小羊苏西的电话那样。
  
  笑容凝固在脸上!
  
  这塑料兄弟情!

  
  半晌,才又给人发了个短信:
  
  “好。”
  

  —————xjb分界线————

  
  学校二食堂伙食是出了名的好,因为承包给了好几家知名连锁快餐店,排档式的小窗口里也有街上亲民的小吃,尤其还不用一卡通,所以连校外的农民工都愿意花几个钱来这儿吃早点。
  
  那么,这也意味着能吃到一顿好吃的早点有多难。

  
  于是查崽一大早就把睡的正香的吕小包怼醒,拉着人去吃炸酱面。
  
  一大早,炸酱面?!

  
  吕小包闻言跌跌撞撞,睡眼惺忪的嘟囔:
  
  “胖不死你!”
  
  “我听说……缺心眼儿就吃不胖…”
  
  “诶…是缺心眼儿还是没良心来着?

  
  “………guin!”
  
  查崽:
  
  冷漠.jpg

  
  “吃个早点还要拉个人一起,查杰你这样真像个叽歪的小娘炮!”

  
  “呵”
  
  查崽冷漠回应,那半长不短的小呆毛早上翘的不行,人干脆用根黑皮筋扎了个苹果头。

  
  此刻这冷漠的回答让吕小包盯着他的脑袋,内心深处很是忧伤复杂。
  
  这么看真太像女寝楼下那只叫肉丸儿的,走丢了姘头二狗的,不知被哪个恶趣味姑娘在脑顶扎了个小啾啾的,大萨摩?

  
  啧,那明媚忧伤的小眼神。
  
  都一样儿样儿的。

  
  他受了情伤的娘炮室友查崽崽,最近一点都不友好。
  
  唉。

  
  曾让他深以为找到了捧哏的对床崽,竟连嘴炮技能都丧失了。
  

  吕小包认为这很有必要跟赵导员说一说,让他来关心一下班里学生的心理健康和恋爱关系问题。
  
  最好能在阶梯教室由他主持,开个大学生恋爱心理健康讲座什么的。

  
  “他好像在和姑娘相亲。”
  
  查崽戳着碗里被他拌到惨不忍睹的炸酱面,没有食欲。

  
  “你不也作死跟人家说你找对象了?”
  
  “啧,还拉人家话剧社的学妹来演戏!”
  
  “喜欢小哥哥就大胆说嘛,激将个屌喔,自己玩儿脱了吧”
  
  “唉,扭扭捏捏不像样”
  
  “像什么?像娘炮!”

  
  吕小包翻了个大白眼子,看了看手里金灿灿的脆皮大鸡腿,张嘴就是一大口。
  
  诶呀,有点儿油腻,喝口豆浆压压惊。

  
  唉,查崽与他的朱明月先森,这明媚而忧伤的竹马基佬爱情故事。
  
  你说这都叫啥事儿啊。

  
  一个试探的过了头儿,一个害怕的缩回壳。
  
  小兔崽子和王八羔子。

  
  啧,这组合。

  
  般配。
  
  完美。


  
  “………”
  
  “滚!”
  
  是恨不得拿筷子戳死这损筛的查崽崽。


  
  广大青年朋友们,在这里查崽想要告诉大家这样一个道理:
  
  如果不想过失杀人的话,那么交友一定需谨慎。
  
  遇到吕小包这样的,一个就够人心塞一整个早上,脑内百种搞死他的方法,

  
  可偏偏,句句都戳在了要害?

  
  ———————一个xjb分界线———————

  
  下午的时候,查崽不情不愿的换上了吕小包特意从开汉服店的学妹那里给他借来的衣服。
  
  噫,看上去穿起来会像条喜庆的锦鲤。

  
  可一袭红衣,被瘦却能吃的查崽穿出了一种瑟瑟的悲情。
  
  可能是因为被吕小包钦点去给他上妆的女同学,强行把崽最满意的眉毛剃成了柳叶弯弯眉。
  

  这让崽看上去更像个小娘炮了。

  
  好在他还有一身正气,好歹也算是个忧郁凄清…却不失英气的小王子!
  
  emm……这形容有点怪?

  
  反正,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就是gay里gay气的。


  
  查崽他们班聚定在了离学校不远一家挺大的川菜馆,就人上次过生日,被土拨鼠姑娘亲了一口那地儿。

  
  朱戬来的晚了,他进大包厢的时候,人已经吹过一首阳关三叠,正低头摆弄假发,那垂在脸颊两边的墨色须须看上去真是冷漠凄清又惆怅。

  
  “呀,哥你来了?快坐坐,查杰还要吹曲儿呢。”
  
  吕小包无比热情的安排了朱戬坐。

  
  就坐在土拨鼠妹子旁边。

  
  典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那种熊孩子。

  
  此刻正恶狠狠嚼着锅包肉,盯着台子方向的朱戬压根儿没想到他身边那视为心上刺的土拨鼠姑娘,正一脸愉悦的打量着他。

  
  一个系好几个班为热闹凑在一起还是有点吵。
  
  吕小包和隔壁班长做了个stop的手势,示意大家欣赏台上乐师崽的下一首曲子。

  
  他一直站在那面仿古屏风的背面,不仔细看都有些模糊。
  
  只隐约露出个侧脸来。
  
  此时却缓缓走出来了。
  
  好似志怪小说中,那肩上落花,自古画走出的谪仙人。

  
  朱戬愣怔,望着那正吹一首不知名萧曲的红衣少年,突然冒出个愚蠢的想法:
  
  假如不幸生在古代帝王家,那我一定是个耽于男色险些灭国的家伙……

  
  oh……terrible……

  
  very…interesting……

  
  土拨鼠姑娘看看查崽崽,又偷瞄一眼朱先森。
  
  笑的合不拢嘴。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
  
  那她就要成立个后援会了!
  
  查学长的眼光怎么能这么好!
  
  她要做会长!

  
  为这个与男孩配到令人心肝儿颤的男人,疯狂打call吖!


  
  那朱先森望向他崽的眼里。
  
  有他不知道的月光下的温柔星河呀。


————————TBC———————

请珍惜这样因为考前心态崩了。
于是掉落好多更新的仙女吧。
靴靴大噶。

评论(13)
热度(129)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