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钤光】一把刀的完整纲

慎戳,八十米大刀

应该还有一个执离版

【人生无处不青山】

民国au。


故事一开始发生在一个阴惨惨的晚上。
被桃木钉钉住的厉鬼,魂飞魄散前笑了。

“还好我没害了你”

公孙钤其实早死了,有次接头的时候被同伴出卖,他和慕容离都没跑脱,但阿离撑到了执明来。

公孙钤在另一个牢房,伤势太重,又被那些人侮辱身心到不能苟活。
于是从腹上伤口硬生生扯出了肠子,绞肠而死。

但陵光不知道,这阿玛不疼额娘不爱的满清小阿哥还满心欢喜的想着,如果能跟情郎钤在一起的话,就算是将来搞革命死了也没关系。
不过他一开始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想的是他还有些家私,可以换成细软劝人一起到国外去,不去就绑人去。

钤钤是个正经书生,他承认自己有点喜欢那个小纨绔子,但也觉得和这小阿哥不会有什么未来,于是一直都冷冷淡淡的,甚至骗人自己娶妻了。

但后来已经是鬼的公孙钤来找小阿哥了,还说要跟他在一起,不革命了这种话。
种种异常告诉小阿哥这人已经不对劲儿了,小阿哥却舍不得也不敢去深究

鬼钤应该是也觉出不对劲了,好几次都想找个方法解决了自己。
但每次都被陵光给揪下来了。

最后是好不容易找见陵光的慕容离告诉他,得送他走,不然害人害己。

但小阿哥不舍得,可公孙钤到底已经是那种没什么神志的害人厉鬼了。
被个军阀手底下的术士害了魂魄,只剩下无意识的地魂,凭鬼本能和术士给他的一点点残魂意识被支配着去害人。

至于为什么会跟上陵光,应该是因为陵光的阿玛和那几个军阀不对付。
军阀又知道陵光喜欢公孙。

最后应该是慕容离跟鬼钤做了个约定弄了个局,骗光光亲手把情郎一根桃木钉刺了个对穿!

其实我有点想写怀鬼胎……
但是想想好变态啊……

有人看么……
有我就把它写粗来……

我一定是变态本态了……


评论(4)
热度(19)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