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戬杰】关于出柜的二三事(终章)

*又名【关于烤红薯的爱情】

*请把你的心交给这对终于出柜的甜基佬吧
 嗷对,还有你的小手手
 祝早日领证儿!(//∇//)

*这个重要月考试超多的(/ω\)

*前文戳链
(1)湖都结冰了查崽你秋裤呢?!
(2)朱卷,我恋爱了
(3)追车理论&老毛子的酒真厉害
(4)朱明月先森的小却丧(又名,馄饨店塌了)
(5)所谓直男脑

(6)鸳鸳相抱何时了



(7)崽这回是真谈恋爱了呀

  这次元旦趴,查崽难得的没喝几杯。
  
  人有点消沉,就穿了那一身,也没得换。
  
  打扮的跟个仙君似的,却一直闷那儿吃鸡啃肘子。

  
  一群人围在一起倒数完十二点的新年钟声,也差不多就要散了。
  
  吵吵闹闹,有抱头痛哭的,还有喝的瘫在沙发上走不动道儿的。

  
  包厢里的电视上放着某台跨年晚会的后半程,主持人嘻嘻哈哈的跟嘉宾说了些什么,他们谁也没听清。

  
  朱戬看着这些小年轻出无伤大雅的洋相,都是一副敢爱敢恨,迫切想要表达内心躁动灵魂与情感的蠢模样。
  
  真让人羡慕,虽然傻,但一点儿都讨厌不起来。

  
  他也有过这样的年岁,想来也不遥远,那群姑娘小伙儿的脸,开始模糊到像上辈子的故事。
  
  一些细节却依旧生动明艳。

  
  此刻一帮子人歪歪斜斜走出来,打着酒嗝儿互相道别。
  
  还有几个诸如吕小包那样浪不够的,又约去了吵吵闹闹的夜店。

  
  “老司机”朱戬当然带着查崽,老老实实履行了他今晚的任务。
  
  ……送几个“年轻人”回去。
  
  送完最后一个,也就是查崽那土拨鼠妹子,目送姑娘脖子上挂着她的小熊手套儿,蹦哒哒又有些害羞的一步三回头进了女寝,朱戬叹了口气,把车停在路口,提议要下车去走走。

  
  “走啥啊,冷。”
  
  查崽缩着脖子对手呵气,鼻头通红,目光却不对上朱戬,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就低了头看脚面儿。
  
  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朱戬从后大座儿上拎出自己放在车里的羽绒服,找出一袋用了几贴的暖宝撕开,给人粘进外面的兜儿里。
  
  崽穿上他穿都有点大的衣服像套了个面口袋,装在里面白白嫩嫩的一只,看上去更像个小娘炮了。
  
  “把手伸进去。”
  
  朱戬给人拉起羽绒服拉链来。

  
  “你该多吃点儿,太瘦了,穿这么厚还冷。”
  
  “新的一年了,不要丧,要有点儿你们年轻的人朝气啊。”

  
  查崽却突然红了眼眶,不知道是西北风吹的还是怎么。
  
  “你们老年人真没劲。”

  
  人学校旁的小吃街上竟然还有个关东煮摊子,大约是因为跨年生意好,凌晨一点多了都没收。
  
  小摊旁是个不大不小的铁炉子,旁边还堆着一小堆蜂窝煤。

  
  朱戬拍了一把崽脑袋,避而不谈“老年人”和“年轻人”究竟是有怎样的代沟问题,给人兜起羽绒服毛茸茸的帽子。
  
  “撸几串儿?”

  
  查崽吸了吸鼻子,盯着人家的摊子目不转睛。
  
  “我觉得那炉子里肯定有个红薯。”
  

  朱戬一脸懵。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本事呢?”
  
  这都能闻的出来。

  
  他是真服气的。
  
  以后不叫兔崽子改叫狗崽子多好。

  
  经过一番死缠烂打,吃了关东煮大叔给备考闺女准备的红薯的崽,到底是心里过意不去。
  
  就叫朱戬包了场子。

  
  一百七十多块的关东煮做夜宵,吃到两点钟都没吃完。
  
  查崽有些为难的看着剩下的半桌食物。
  
  “打包?”

  
  于是此刻,就见朱先森提了一摞饭盒,吭哧吭哧的走在路上。

  
  “谈恋爱是骗你的。”
  
  “你傻哔呀!我喜欢你,十七岁那年就喜欢!”

  
  哗啦,吧嗒。

  
  冻硬的塑料袋跌地上,四个饭盒里的关东煮和着汤,欢快的流了一地。
  
  还冒着热气。

  
  “我喜欢你呀!”
  
  “我第一次梦遗的对象每一次梦遗的对象!”

  
  都特么是你呀。

  
  自暴自弃状的查崽嗷嗷喊着,整个人都有点崩溃。

  
  说完又不敢看人,只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眼泪噼啪喉咙难受。
  
  像个等待宣判的少年犯。

  
  他犯罪了么?
  
  明明是别人偷他的东西!
  
  偷心!
  
  还偷了神智!

  
  日哦。
  
  现在这个半夜喊着对老年人朱卷有感觉的查杰。
  
  才不是真的查崽!

  
  香喷喷的我喜欢你,你却拿我当臭哥们儿。
  
  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

  
  朱戬的沉默并没保持多久,在关东煮和大地冻在一起前,在查崽彻底崩溃,想要与他同归于尽前。

  
  “我也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比你以为的还多。”

  
  “多多少?”
  
  鼻涕眼泪冻红脸的查崽闻言抽噎,问了一个没营养的问题。

  
  terrible。
  
  very。

  
  应该该问我们什么时候出柜扯证儿啊!

  
  朱先森,你愿意嫁给霸王龙星的查崽崽么?

  
  起码得是这样严肃撑得起台面的问题啊!
  
  查崽懊恼不已,吸着鼻子冻僵了嘴。
  
  一个字都讲不出了。

  
  不开心……



  
  也就是,冰山下面的那一点点呗。
  
  是脱下大衣罩了自己和崽,给人带去一个甜甜深吻,用行动回答的朱先森呀。

  
  这可是你哥的初吻呢。

  
  崽吖崽吖崽,你怎么这么甜。
  
  朱先森吖朱先森,他怎么那么那么好。

——————————END————————

【关于出柜的一个三句话番外】
  
  新年第一天赶大早去给儿子送温暖的一位中年美女子,此刻正站在门边,审视的目光随着儿子那半掩的小卧室门,一直延伸到那花被窝里的两个人。

  
  大衣,羽绒服,复杂的一套汉服,毛衣,裤子,袜子,emm……
  
  一大一小两个size的内裤!

  
  它们乱七八糟又有章可循的在地上,明灯一样的指着路和路尽头的风景!

  
  大约是折腾了一夜,俩人睡的简直封了五感一样沉。
  
  啧啧啧。
  
  这些个小年轻儿。

  
  于是美人儿写了张纸条压在儿子冰箱门上,悄咪咪放下水果和找波波球侄女帮代购的一盒新tt。

  
  锁门!回店!
  
  她家邻居崽爱吃啥来着?
  
  枫糖蛋糕!芒果慕斯!芝士布丁!

  
  哦,那纸条的内容是什么?
  
  当然是因为不小心瞥见儿子胸口小草莓,笑咪咪写下的,来自老母亲的叮咛:
  
  “我儿媳夫本事不小嘛。”
  
  “穿个高领,晚上回家吃饭!”

  
  那是!
  
  你儿媳夫本事多了去呀。


另一个番外
【呲儿花爱情&奇怪的吕小包】
  
  过了元旦假才回学校的查崽听说,跨年那天去蹦迪的小伙伴们,简直不能更倒霉催的偶遇了他们那一本正经满嘴道理,励志要建设新时代大学生良好精神的赵导员儿。

  
  在宿舍床上见到吕小包的时候,整只包都丧丧的侧趴在床上。
  
  大约是遇到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包子脸比平时肿了一圈儿,眼睛也红红的。

  
  去问他也不说,同去的几个大兄弟和妹子们都是一脸懵的样子,异口同声说碰到老赵后,就打了个招呼赶紧溜了。

  
  查崽很是担忧,给人端茶倒水买了好几天饭。
  
  简直是个十分关心室友的好男孩了。

  
  后来吕小包倒是开始跟他去图书馆了。
  
  却跟个背后灵似的,阴阴郁郁发着呆,让刚沉浸在甜蜜基情不久,浑身都散发着香甜粉红泡儿的查崽都感觉自己最近有点儿苦了。

  
  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直到期末考完试完,也就缓过劲儿来。

  
  查崽那嘚瑟显摆的熊崽性子立马活跃起来,给人绘声绘色讲了他跨年夜的甜蜜告白,以及无比顺畅的踢烂柜门见家长之路。

  
  “我妈做的芝士布丁超好吃!”

  
  emm,你美人儿婆婆听了,应该会非常开心的。
  
  当然……
  
  一些不重要的部分,比如他嗷嗷喊着喜欢老年人朱卷,和一些羞死人的自白,以及夜里与晨起运动…

  
  出于维护公序良俗的考虑…
  
  总是要有些删减的嘛……

  
  不过总之现在呢,查崽是一个甜甜的恋爱boy了!

  
  吕小包低头吃着碗里的馄饨还喝了口汤,又伸手去摸查崽餐盘里的包子,嘴炮力度丝毫不减跨年前,甚至还模仿了查崽的“呵”,撇嘴笑:
  
  “嗬!包了关东煮的场子,大衣外套蒙了脸接吻?还以为下一秒你就要说你们家朱哥还给你买了几根仙女棒呢”
  

  噫,二食堂的馄饨可是不好吃。
  
  一口咬下去指甲盖儿大小的肉馅儿,全是面皮儿。

  
  吕小包皱眉。

  
  生气。
  
  连馄饨都跟他作对。

  
  “呵”
  
  查崽一翻白眼,他赌一碗馄饨,吕小包一定是在嫉妒!



  
  仙女棒,俗称呲儿花。
  
  十块钱一大把的那种。

  
  查崽忽然觉得他的班长最近嘴欠儿的,跟朱卷家波波球表妹有一拼。
  
  emm……更像那种……
  
  被始乱终弃?
  
  看不得人家新婚夫夫谈恋爱的妒夫!

  
  哎呀……
  
  始乱终弃这个形容词不太好……

  
  这样吧,换一个。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机智如查崽一早儿就知道这只包,他也是个就会装纯洁的面皮儿肉丸了!
  
  还说什么看不起人家喜欢男人!
  
  呵!
  
  不知道是谁三天五头就往人赵导员儿那儿跑。

  
  殷勤的像块要赵老师把他含在嘴里吃掉的,大白兔奶糖!

  
  加油啊吕小包!一定要早日把一本正经讲荤段的赵导员儿拿下。

  
  那咱优秀宿舍的牌子,就不用摘给楼下的野心学弟小彭了!
  
  那姓彭的熊孩子神烦,简直一天到晚跟他作对!

  
  还有!
  
  反正他不管!

  
  朱卷就算是领他吃油桶烤红薯,在小区楼下放十块钱一把的呲儿花!
  
  那他也是愿意的!
  

  我愿意!

  
  崽这回是真的谈恋爱了呀。
  
  恋爱就要做一些傻芙芙的事情才甜嘛!


—————仙女的分界线————————

完结辣!
我心爱的馄饨店,换老板的第四天(;´༎ຶД༎ຶ`)
想它……

评论(9)
热度(188)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