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丧病段子】网红写手棉花糖不可不说的坎坷情史

*治愈向美食系列毒脑洞

 我豆的巧克力汤圆和黑巧先森恋爱录在她微博上

 传送门在这儿:

  https://m.weibo.cn/5980030051/4165428022262371


      “压倒他的不是和渣分手,而是,尼古拉斯·仙君糖,他竟比不上一个满脸麻子的大胖子?!”


  校内新晋网红写手“悲伤的糖”,昨日在自己的主页上更新了这样一段话。

  众人纷纷猜测,可爱善良的男神,一定是遇上了什么悲伤到无法过去的火焰山。

   ———前情提要



  清新脱俗甜蜜蜜的棉花糖底迪,和他油腻三高的前男...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6}

前文戳这里<1>  <2>  <3>  <4>  <5>      


       柳言午不知自己是疼,还是被雨激的直打冷战,勉强揉了揉腿脚想站起来先去传达室找大爷帮忙,刚下台阶没几步却一脚打滑,滑倒在了国旗台前小操场的黑条瓷砖上。那些砖沾水后滑人的很,天很黑了,眼镜又被雨打湿的他根本没注意便踩了上去,柳言午一个踉跄堪堪护...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5}

前文戳这里~<1> <2> <3> <4>


      这场考试下午三点开始五点半结束,刚开考半个小时柳言午便觉着肚子有些难受,又坚持了十几分钟肚子却越来越不得劲儿,隐隐有了坠胀憋痛的尿意,小姑娘早就入了盆,现在产期将至更是三五不时就要诈唬亲爹,柳言午将手伸到有些紧涨的腹底轻轻安抚了几下这有些活泼的小家伙,在心里默默警告闺女可不要在这场合给爹出幺蛾子,倒也不再勉强自己坐着批卷,于是站起身来准备下讲台看看。

  

  东边儿靠后门最后那鬼眉溜眼的小兔...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4}

       段鸣的父母辗转找到柳言午继父家时,已是六月中旬,可柳妈这回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没讲任何关于儿子和外孙的消息给亲家。

  

  吵得最厉害的时候柳妈反问段鸣父母:

  

  “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们怎么欺负我儿子来,你两个老不死生的儿子祸祸我儿子三五年就撒手人寰屁事没有,现在反倒跟我来这儿装大头要这要那?那俩拖油瓶崽子我还不想要呢,但阿午那缺心眼儿玩意儿,跟您二位直说了吧,老娘管不了也不想管,滚滚滚!”

  

  连骂带轰的赶了人走,柳言午同母异父的弟弟坐在小板凳上捧着一牙儿西瓜边啃边问:

  ...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3}

前文在这里     <1>   <2>


       孩子黑了,瘦了,拘谨沉默的坐在车后座上,紧紧靠着爸爸。

  

  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温衍这人不爱听那些吵吵闹闹的广播,车里就总放着些奇怪的民谣或轻音乐,林凼见状有意挑起话题活跃一下气氛,却被温衍拍了拍脑袋,示意还是给这对儿好久未见面的父子留出些时间。

  

  柳言午有些心酸的摸了摸儿子的头,见小家伙好奇的盯着自己肚子,又想起分开时连自己都不知肚里这个的...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2}

       柳言午记得,读书那时候,老师教念过这样一首: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欲赋新词强说愁

  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他又一次蹲坐在律师事务所门前,很想嚎啕大哭一场。

  今天都是星期日了,可他还没找到合适的律师来帮他打这官司。

  这初夏的午后,日光刺眼,他的泪甚至已经不受控的蔓延开来,眼眶发涩,他眨了眨眼蹭掉它,还是不想叫人看了笑话去。

  这世间,本就没有公平可言。

  他一没权二没钱,甚至连运气都从不曾多偏让他一点点,却还不是得硬着头皮咬牙挺...

【原耽】却道天凉好个秋(现实扎心向,生子, 鸡零狗碎)——by年糕精

       柳言午坐在律师事务所门外的台阶上,用包遮了半个脑袋,肚里这个小东西闹腾,踢打的他有点想吐。

  好在他早上出门前什么都没吃,没的吐。

  五月初的日头已是特别狠毒,天地间都空荡荡的,连个遮挡都没有。

  就像一些人的心,就像这总于雪上还加霜的命运。

  后天就要开庭了,他却被那号称是没打输过官司的律师亲戚给耍了。

  这人,打从开始就听了他母亲的主意,没想过帮他的吧。

  什么原因他大概也是知道的,可他气的是这些人给他希望,又当着他的面亲脚笑着碾碎,还一副理所当然为他好的样子。

  他忽然想起去年...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