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造作啊

【钤光】一把刀的完整纲

慎戳,八十米大刀

应该还有一个执离版

【人生无处不青山】

民国au。

故事一开始发生在一个阴惨惨的晚上。
被桃木钉钉住的厉鬼,魂飞魄散前笑了。

“还好我没害了你”

公孙钤其实早死了,有次接头的时候被同伴出卖,他和慕容离都没跑脱,但阿离撑到了执明来。

公孙钤在另一个牢房,伤势太重,又被那些人侮辱身心到不能苟活。
于是从腹上伤口硬生生扯出了肠子,绞肠而死。

但陵光不知道,这阿玛不疼额娘不爱的满清小阿哥还满心欢喜的想着,如果能跟情郎钤在一起的话,就算是将来搞革命死了也没关系。
不过他一开始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想的是他还有些家私,可以换成细软劝人一起到国外去,不去就绑人去。

钤钤是个正经书生,他承认自己有点喜欢那个小纨绔子,但...

顺便来点个梗吧,都是一发或几发的短完
虽然还欠着几辆野车什么的……
但千粉福利总得发╭(°A°`)╮
最近热度又低的不科学…

(1)【墓鬼】钤光

他在等他
鬼是睡不着的
于是日日夜夜坐在自己的棺材板上,看那尘世躯壳腐烂变质流出血水
可君子的心
是坦荡无畏的

又揣满了生前不敢言说的爱意

那些后世的家伙们会在某年某月打着研究的名义,拿了刷子和铲子
兴奋又严谨的
启封石,开王陵,揭一张遮盖千百年的纱
却是个空地宫。

后期才发现,那天璇某代王空荡荡的陵寝旁,是座双人合葬的陪墓。

那传闻中断袖的王,是和他的副相死同椁了吧?

鬼钤&病入膏肓光,一发阴惨惨的……或许有切切?

(2)一发执离切或钤光切,可以从已有的设定里...

【刺客全员向】钧·天·艳·情·史{5}

*爪机发的没法弄链接,先编好,明天起来搞吧
*对,是那发叨逼了好久的钤光灵车,想看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前情提要的话,请戳这儿
【钤光】缠
*nili糕的停车场在这里【一】 【二】 【三】 【四】
 目前除了这发钤光,之前的全是执离车,不喜勿入

【钤光】缠

日出之前,雾露时分,魂兮归来。

  

  他在等他。

  

  就算丞相不言语,陵光也知道那看着他长大,眼瞧他一步步至今日光景的老臣,觉得这些日子来他这为君的作为,是个不好笑的笑话。

  

  只因几月前,有自天玑逃难而来的落魄方士见他。

  

  寥寥几句,语焉不详,只道“王上若是实在难捱,不如于...

【钤光】缠

*原是痴情的,都遇上命短的

雨下了一夜,天还未亮。
陵光半倚在开窗墙边的竹榻下,有隐隐湿冷寒意自外间渗进,窗外秋雨绵绵,薄雾笼盖的墨绿竹林中亦有窸窣声响,此刻又配起雨声,倒像有人执洞箫,衣着单薄苍凉幽咽,缓缓自深处走来。

忽而想起年少时读过的那些志怪本子。
若是……若人死后,真有魂灵?
他笑。
总也不能劈开两半,去分给两人。

人低头嗅沁香新茶,垂眸却瞥见西南角墙面斑驳,不知何时,竟生出些潮湿灰绿的霉斑了。
也不过是下了半月淫雨,听说是年前才粉刷过的墙,怎的这般不中用。
果然屋子也像依附主人的生灵那般,是需要人气和爱护的,一旦支撑着它性灵的主没了,颓败也不过短短几月之事。

老丞相倒是不再念叨着要给他介绍哪位世家子弟...

【仲孟,钤光,执离】又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大纲

  这个故事的社会设定,大约是明前中期。
       虽然它是乱七八糟的,但它是完整的!
       ooc预警,执离的明天补上
  
第一对儿仲孟:
  拐带良家士子的奸商土&一本正经的举人葱
  
  葱十六就考上举人,做生员的时候就励志光耀门楣为家国做番事业,因家道中落但父辈跟土家有些交情,于是在疯疯土家教土弟弟念书。
  
  土是不折不扣的奸商,生意做到日进斗金米烂陈仓但仍然爱钱爱搞生意场上的对手,业余爱好是去家里开的酒坊兑假酒,然后连坛子都抱走,跟孟举人喝一杯。
  
  所谓假酒是因为对土来说那酒根本喝不醉啊雾...

© 糕糕有约 | Powered by LOFTER